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叶落林间 第十九章 后山好时光(上)

2020/01/16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叶落林间 第十九章 后山好时光(上)“好了,你们别闹了,已经熟了,可以吃了。”对黑狗狠踹的落林正在对这踹狗的脚感意犹未尽时,身后传

叶落林间 第十九章 后山好时光(上)

“好了,你们别闹了,已经熟了,可以吃了。”

对黑狗狠踹的落林正在对这踹狗的脚感意犹未尽时,身后传来了叶梦馨的声音。

“好的,就来。”

落林说着,迈着四方步往灶台旁的餐桌走去,当然也不忘回头数落起黑狗:

“黑狗听到了吗?别闹!”

“嘎”

黑狗张大了嘴巴,瞪着眼睛,心里吼道,谁闹了,谁闹了,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谁闹了,没有你这样的,欺负人,不对欺负狗后,还把锅甩给狗。

至于为什么不吼出来,而是心里默默的埋怨,呵呵,你让人在屁股的伤口狠踹个十几脚后你就知道硬气这种东西该扔要扔,要来没用。

“哎”

黑狗只能用自己的前爪轻轻揉着自己已经面目全非的屁股,又咽了咽唾沫,忍着因时不时飘来的肉香而狂流的口水。

不过说来也怪,刚才有点不忍直视的屁股,现在伤口已经愈合了一小半,只是没人发现这点。

“这汤也不咋滴,感觉跟平常鸡汤没啥分别。”

黑狗听着落林喝汤吸溜吸溜的声音和抱怨的话语,原本就黑的狗脸更黑了,简直是黑到骨子里了,你觉得不好吃给我吃啊,你一边吃一般抱怨是什么鬼,消遣狗吗?

“咯咯,落林哥哥,你就别逗那狗了,这就是普通的鸡汤呀。”

叶梦馨看落林有意无意的就要逗黑狗玩,于是好心的提醒着黑狗,只是那一脸狡黠的表情就很耐人寻味了。

果然那黑狗两前腿一立,两被绑的后腿死命的蹬着,这丫头还不如不提醒,到头来狗爷我是因为一只普通家禽整得心痒难耐、心神不宁,患得患失,真是气煞狗爷了,你们没听过狗急还跳墙吗,真是欺狗太甚啊。

“汪,气死狗爷了,小丫头片子……嘎…”

黑狗那个气啊,满腔怒火终于没忍住要全面爆发出来,结果帅不过三秒,积累已久的一嘴的粪正要乱喷的时候,飞来一筷子,好死不死的插入屁股上的伤口,伴一声惨叫,戛然而止,满嘴的粪无处喷又被咽回去了,恶心得难受,憋得难受,伤口也痛得难受,蓝瘦香菇啊。

“落林哥哥,好像玩过了,你看它眼泪都流出来了。”

“额,馨儿,那只是沙子进了狗眼,狗眼自然产生的反应,只要有人帮它把沙子吹出来就好了。”

叶梦馨看着落林一本正经在胡说八道的表情,忍不住被逗乐了。

“咯咯,落林哥哥就爱瞎扯。但是你老是往它伤口上招呼会不会不太好啊,到时候会不会残疾了。”

“额,这个嘛,失手失手,这汤太好喝,我食指大动,有点激动,筷子就没拿稳飞了出去。”

“信你才有鬼,算了,别欺负它了。”

叶梦馨女孩善良心性使然,终究不忍再看落林欺负那黑狗,一边起身新拿了根筷子递给落林一边对落林劝道。

“嘿,好。小黑狗,既然馨儿替你求情,我就不欺负你了,只要你乖乖当个看门狗,我就不再与你计较。”

落林微抬头,斜眼看向黑狗,蔑视而傲慢。黑狗默不作声,狗在灶房下,还是乖乖低着头,忍了,难得这丫头片子心善求情,狗爷我不能再被这混蛋给激将了,还是少受点苦,以后再慢慢报仇。

这黑狗从自称自己小爷到变成狗爷,可见其心灰意懒,连装都懒得装了,默默趴着扮演好一条狗的角色。

“我说馨儿,肚子好饿啊,这鸡汤越喝越没味道,那野鸡应该好了吧,我感觉我能吃下一只。”

“你想得美,能分你一块鸡屁股尝尝鲜就不错了,剩下的我要带回家跟爷爷还有爹娘一起享用,咯咯。”

叶梦馨说着说着自己都笑出来了,只因看到落林斜趴在桌上的脑袋,张大的嘴巴,呆滞的眼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好了,别装了,逗你呢。”

叶梦馨看自己的话并没多大用处,落林依然那副模样,于是起身走到落林身旁,迅速而娴熟的在落林肚皮两侧位置挠起痒痒。

“落林哥哥,还装呢,我让你装。”

“哈哈哈,馨儿我错了,放小爷一条生路,日后必有厚报。”

落林再也装不下去,被叶梦馨痒得死去活来,连连告饶。

叶梦馨充耳不闻,仿佛是找到一件好玩的事,不依不饶。

“好啊,小丫头片子,求饶都不管用了,那只能以牙还牙了。”

落林强忍着反身一手抓住叶梦馨的手臂,另一手也挠起叶梦馨的痒痒。

“咯咯,落林哥哥,我错了。”

两人你来我往,互相伤害,都笑得喘不过气来,到最后都累得直接躺在地上,连起身到椅子上坐的欲望都没有,两人都很没形象的四仰八叉的躺着,一点力气都没有。

秀恩爱,死得快,这个是黑狗此时内心的活动,虽然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去挑衅落林的权威,但是心里的诅咒可是一刻都没闲。

“咕噜噜~”“咕噜噜~”

这时两人的肚子都前赴后继的了起来。

“落林哥哥都怪你,本来就饿了,被你一闹感觉要饿死了。”

“啥,馨儿,你握着你的良心告诉我,是谁先动的手?”

“我不管,就是你的错,我肚子好饿,就怪你。”

叶梦馨恼羞成怒的说道。

“我说馨儿,那鸡应该熟了吧,你赶紧去挖出来,填肚子,这事就当是我的错了。”

落林转移话题想要以吃的诱骗叶梦馨。

奈何叶梦馨从小与他一起长大,不吃他这一套。

“既然你承认是你的错,还不赶紧去后院把鸡挖出来,火估计都灭了吧,再不挖到时候凉了就都别吃了。”

“嘎,馨儿,我发现你已经变了,再也不是我那个善良可爱懂事的馨儿了,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副模样,都已经开始懂得借我的语言漏洞借力打力,强词夺理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落林哥哥久了,虽无害人心,但必须有防人之意。”

“防谁,防我吗?你这么说就太让人伤心了。”

“你说呢,还有你刚才是说我现在不善良可爱喽?”

“额~哪有的事,瞎想什么,我的馨儿善良可爱是永远不变的,只是变得更聪明了,我是夸你,对,夸你,嘿嘿。”

落林干笑道。

“那还不赶紧去挖鸡,饿死了。”

“好,好,哎呦,感觉整个肚子都在抽搐,自作孽不可活。”

落林正自言自语的起来,一时还有点起不来,深吸一口气,双腿一抬,后背微起,两手撑地,一蹬,整个人就翻身而起。

“啪~”一声脆响。

“哎呦,我的老腰。”

落林扶着自己的腰喊道。

“咯咯,行了,落林哥哥别装了,你以为我没看到是你踩碎小干柴发出的声音吗?”

“哎呀,这都被你发现,我去也。”

落林一个也字还没说出完,人就已经没影了。

平阳县萧江医院怎么样
绵阳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兰州男科医院
运城牛皮癣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