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公元一五五五年十月初一,虽然还仅仅是晚秋,但是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雪,在北京的西市刑场上跪着一位肢体残碎的犯人,他高昂着头颅,看着天空慢慢飘落的

公元一五五五年十月初一,虽然还仅仅是晚秋,但是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雪,在北京的西市刑场上跪着一位肢体残碎的犯人,他高昂着头颅,看着天空慢慢飘落的雪花。站台下的百姓都神情肃穆,有的已经祭起了灵位。午时一刻,监斩官的手微微颤抖,这不是他次监斩了,但是这一次他的手却不忍心抛下手中的监斩令。他还在等,等待奇迹的出现。只要远处传来马蹄声和一道圣旨,他可以亲自跪下解开犯人身上的枷锁。    一  北风开始呼啸肆虐,夹杂着雪花打在围观的百姓脸上,但是所有人,都不敢眨眼,怕是听不到那道特赦圣旨的到来,午时二刻,天空开始阴沉,已经过了快半个时辰了,百姓开始痛哭,人群中也开始变得躁动,监斩官眉头皱了一下,旁边走过一名身着飞鱼服腰佩鸳鸯刀的锦衣卫,锦衣卫的身份使得监斩官心中有了一丝的希望。来者是一名锦衣卫的百户,他走到监斩官的旁边低声道:大人,严首辅不允许任何人来送行。监斩官脸色突然变得严峻,一丝失落划过面庞。他挥挥手,表示知道了,但是似乎无意对这个命令表达自己的意见。此刻,锦衣卫百户站在一侧欲言又止,监斩官侧头看了他一眼,道:说吧。锦衣卫百户咬了咬牙,向前拱手道:大人,下官愿密保此事,请赐杨大人临行酒食。监斩官心头的不安开始慢慢平静,深深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西市刑场上,一位头戴乌纱的中年官员手捧食龛与酒壶走上刑场,前胸绣着的锦鸡图腾昭示着这是一个二品的大员。周边的百姓纷纷让开了道路,他一路走向刑场,跪在带着枷锁的犯人对面,看着面前的朋友身体已经残缺不全,眼泪随着眼角的皱纹处流淌下来,四十多岁的朝廷二品大员不顾自己的身份和礼节开始涕泗横流。看着面前的这个同科好友,他道:你来了。对面点点头:是的,我来了。“带酒了吗?给我满上。”好友双手颤抖着端起酒碗大哭道:椒山,事情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啊!他开始大笑,道:元美,不必如此,死得其所,死又何惧!  天空还是阴沉的厉害,雪似乎开始越下越大了,午时三刻已过,远处还没传来马蹄声,监斩官闭目沉吟半晌,随即咬牙扔下自己手中的令牌:斩!刽子手卸下手中的大刀,端起酒碗猛喝一口,吐在刀上,但是,他却在这时做出一个令人费解的动作,他跪了下来,端起刚才的酒碗道:杨大人,您在说一句话吧!犯人先是摇头,然后沉吟片刻道: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恩,留作忠魂补。对面的好友点头,下面的百姓们开始痛哭。刽子手起身,扬刀。  纵观二百七十六年的大明王朝,我一直觉得那一天,飘落的雪花盖住了他的身躯,是上天给予人世间真的怜悯。那一天,我记得是寒露,风雪交加,但是我相信所有人都不会忘记这个日子,我握紧手中的笔战栗着看着面前的纸笺,写下:明嘉靖三十四年十月初一,杨公继盛遭严嵩迫害致死,终年四十岁。    二  时间倒退到四十年前,明正德十一年五月十七日的那个早晨,大凡有伟人出世自来是要有些征兆的,虽然杨继盛出生在一个贫寒之家。但是他父亲还是找人算了一卦,卦象说自己的这个儿子日后必成大器。但是杨继盛生下来后,并没有荣华富贵等着他,他过得很贫寒,并且其母早亡,少年以放牛为生。故孟子曾云: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少年杨继盛在八岁那年开始想上学堂,他的哥哥说:家里贫穷,你年纪幼小,还是安心放牛吧?杨继盛说:我能放牛,怎么不能上学?是的,我为什么不可以上学?但是他虽然也放牛,但是却没有李密牛角挂书的闲情,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书。  自古英雄出少年,杨继盛并不是那种小时了了的孩子,但是大抵伟人在少年都有些言论,譬如刘邦与项羽共看始皇出游,一个说大丈夫应当如此,一个说可取而代之。杨继盛亦是如此,八岁那年,杨继盛次拥有了在在学堂旁听的资格,当时老师出上联:老学生。窗外的杨继盛立即应对:小进士。老师惊异云:“此儿将来必登黄甲矣。”并且十岁那年的志向已经开始初露萌芽,当时他的父亲来了一个朋友,家里没酒了,让杨继盛去打酒,其父随口道:无酒是穷主。杨继盛拎着酒瓶刚走到门口,当即对答:有儿为名臣。但是命运还是和杨继盛开了一个玩笑,他十八岁次参加考试,没有中举。后多次参加国考都不是一帆风顺,都是多次凭借自己的勤奋努力才考上,直到他三十二岁的那一年。  嘉靖二十六年,他考上了进士,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我一直觉得嘉靖二十六年的那一场考试,是改变大明王朝命运的转折,或许有时那仅仅是个巧合。因为那年和杨继盛一起考上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就是前去送行的那位——王世贞。王世贞,字元美,曾有很多人说他就是明朝四大名著之一《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还有一个人是张白圭,我们后来管他叫——张居正。之所以他们三个人会在同一年被点中,不是巧合,那是命运的轮回,因为他们是幸运的,那颗点亮他们的主考官是明朝斗败严嵩的内阁首辅——徐阶。总之那一年的名人比比皆是,而出身贫寒的杨继盛并不是显眼的那一颗,但是,他在自己的历史上留下的不仅仅是流星的一瞬,而是太阳的永恒。    三  “互市者,和亲别名也。”我一直不知道,当杨继盛呈上《请罢马市疏》的时候,坐在金銮殿上的嘉靖皇帝看到这句话心里会怎么想,但是这对于十五岁就登基即位,十八岁就斗败四朝老臣杨廷和,独揽大政的少年天子来说,这无疑被人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脸上。我想嘉靖皇帝首先的念头是想杀了他。因为和亲,就是把公主下嫁到他国,一般是弱国对于强国的臣服。堂堂大明帝国,天朝上邦,怎能让女子抵御强敌呢?  嘉靖三十年,此时的嘉靖皇帝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群臣。他在一直看着,他虽然不上朝,但是这一次,他必须得来。蒙古大军俺答犯界,已经打到北京城下,司礼监秉笔太监亲自送来奏疏,他看了眼就发现了首页的“兵部车驾清吏司署员外郎事主事臣杨继盛谨奏”的字样,他记起来了,这个人是徐阶的学生。之前他一直不在意大臣之间的斗争,但是当他通读全文时,他浑身战栗,手指紧紧地捏着奏疏,他知道,虽然这篇奏疏是直言而上,但是看到“互市者,和亲别名也。”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热气蔓延。他看着朝下的大臣,随手将奏疏递给了一位老臣。老臣颤颤巍巍的接过奏疏,拱手执笏道:皇上,此乃礼部之事。嘉靖皇帝无奈的看着旁边的礼部尚书徐阶。徐阶出列向前打拱道:启奏陛下,此乃我礼部之事,臣定一力承担,但互市是为国家大事,请圣上圣裁决断,我礼部一定照办。嘉靖皇帝召回了那篇奏疏,又看了一遍,他知道,这个人说的是对的。但是此刻大兵压境,兵临城下,难道让自己去做亡国之君?但是,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杨继盛知道上书的后果是什么,但是已经无力去躲避了,反而更加轻松的看起了四书五经,他在等待着什么。他看了一眼滴壶中的沙漏,是的,该到时辰了。他正了正衣冠,站在了前厅,等待着。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这一刻来的并不晚,一刻钟刚过,十名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走进来,当带头的锦衣卫经历看到这个从五品官员站在前厅时,他已经变得恭敬,上前拱手道:杨大人,下官锦衣卫经历沈链,特来恭请大人。杨继盛看了他一眼,笑笑:我没想到是你来。沈链叹口气,拱手道:杨大人,下官奉旨办事。杨继盛点头:走吧。  昏黄的灯光,恶臭交加的牢房里,沈链走了过来,杨继盛的两腿已经被打烂,只好倚着墙壁看着自己的这位朋友,沈链走进牢房,深深地叹了口气。杨继盛也不说话,沈链开口道:杨大人,您明天就可以官复原职了,但恕下官不能恭喜了,昨夜醉酒,下官上书嵩贼十大罪状,明日即将发配。杨继盛神色黯然,开口道:青霞兄,你我莫逆之交,于此诏狱之中相识相知。此次你为天下苍生而上书皇上,怒斥嵩贼,弟身为从五品朝廷命官,亦从兄高义。沈链笑道:椒山,沈链深知贤弟忠节,此去西关,愚兄深以为傲。贤弟何苦如此?杨继盛直立下拜,沈链依旧站在那里。道:椒山,你我相知如此,此次链来告别,愿贤弟不坠愚兄之志。话毕,起身走开。杨继盛无奈的看着这个人走出去,瘦弱的身躯散发出淡淡的柔光。  嘉靖三十年,沈链发配居庸关,锦衣卫使陆炳去送行,哭道:纯甫,你这又是何必呢?沈链昂起了头道:扫除奸恶,天理!。六年后,严世藩杀沈链于宣府。      四  沈链发配了,杨继盛又开始重新一个人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他带着随从走到沈链发配的长亭,三日后的那个早晨,他赶走了在旁边服侍的妻子,开始慢慢研磨,随即,取过狼毫毛笔,尽力写下:臣孤直罪臣杨继盛敢以嵩之专政叛君之十大罪,为皇上陈之。马上就要早朝了,他唤来妻子和儿子,告诉他们,自己此次一去,定当不会回来,望妻与众子勿忘为国为民。然后对着祖宗牌位深然一拜,即转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又回到诏狱了,枯黄的草堆上还沾留着斑驳血迹,杨继盛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的第几次杖刑了,他卧在草堆上,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门外的锦衣卫打开牢门,王世贞疾步走进来,看到杨继盛卧在那里,轻声道:杨大人。杨继盛抬眼看了一眼,点头。王世贞从怀中掏出一副蛇胆道:椒山,你服了这副蛇胆吧?杨继盛轻蔑的看了一眼王世贞手中那副青郁郁的蛇胆,朗声回应:我杨椒山自己有胆,何蚺蛇为!随即转头看了一眼王世贞道:元美,你我同科,我死后,后事你帮我安排吧。王世贞凄惨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杨继盛慢慢起身,拖着自己的那条残腿,慢慢走近窗口的阳光处,指着阳光似乎对自己也是对王世贞道:你看,阳光依旧照射进来,我不怕,为国为民,我杨椒山不怕。让他们来吧,我不怕!  王世贞走了,杨继盛动了动残腿,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看到腿上长满蛆脓的腿部,无奈苦笑。地上放着的是好友的酒碗,他伸手拿了过来,啪的一声摔碎了,捡起了一片并不锋利的瓦砾,他叫来狱卒:请点一盏灯。狱卒端来了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下,杨继盛开始用粗糙的瓦砾割掉自己腿上的腐肉。狱卒已经吓得浑身颤抖了,手中的油灯也开始慢慢颤抖。“不要动,我看不清了。”狱卒靠近过去,扑的一声,鲜血喷了他一脸。杨继盛抬眼看了他一眼,轻声道:马上就好。狱卒睁开眼睛,泪水已经流下。第二天天一明,杨继盛起身,将身下浸湿鲜血的枯草翻晒一下,以待夜间之用。这时,大牢被打开了,锦衣卫来报,“提审杨继盛。”  公堂之上,内阁首辅大学士严嵩坐在上面,看到下面站着的杨继盛,肢体残碎,小腿上还挂着碎肉,脚下一滴滴的流出黑色的淤血。严嵩喝问:你为何不跪?杨继盛拄着拐杖轻蔑的笑了一下:我是朝廷命官,只拜皇天后土和忠臣孝子,怎可拜你这个乱臣贼逆?严嵩的胡须已经被气得颤抖起来,他挥挥手:给我打!杨继盛昂起头,看着严嵩,眼中投射出鄙视的目光。一阵厮打,看着放在面前的认罪书,杨继盛挥毫泼墨,写下了四个大字,他写出了心中的悲愤和呐喊。满篇纸上都是“严贼窃国”。    五  嘉靖三十二年,杨继盛上书《请诛贼臣疏》,句话就是:“臣观大学士严嵩,盗权窃柄,误国殃民,其天下之大贼乎!”。杨继盛站在楼上,身后的随从犹豫半天,轻声道:大人,您的这份奏疏不会到皇上的手中的。杨继盛点点头:我知道。随从接着道:大人,严首辅必定不会放过大人的,您要早做准备啊!杨继盛还是点点头:我知道。随从叹口气道:大人,此次上书肯定会把大人的前程断送的。杨继盛还是淡然的点点头:我知道。随从疑惑的问道:那大人为何还要执意上书呢?杨继盛仰头看天,道:我是朝廷命官,拿着朝廷的俸禄,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发生,但是,我别无他法,当今圣上被严嵩蒙蔽,我唯有死谏圣上,换来百姓之福,换来朝廷之宁。随从沉默了,他的神情变得崇敬,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不会为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所打动的。他心中想的是国家和百姓。  这是他一次来到诏狱,杨继盛已经变得肢体残碎了,他的身上没有一块好皮,左腿的碎肉已经没有了,露出了白森森的骨茬,右腿虽然还有肉,但是满是疮痍,可以看到里面的淤血变城淤黑色。他站不起来了,因为就在昨天夜晚,他割断了自己的筋脉。狱卒已经不敢在他身边为他执灯了,他说:给我纸笔。狱卒没有听到,杨继盛大声的吼道:给我纸笔!狱卒慌忙拿来了笔墨纸砚,他从这个犯人身上,得到了崇敬,他知道,这个人是为万民请命的。杨继盛等不及狱卒研磨的时间,挥手写下的绝笔联: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这是杨继盛一生的诠释。也是杨继盛一生的辉煌。  锦衣卫又来了,这一次,是终结。在那个夜晚,徐阶看着这个自己贫寒的学生,暗暗地咬牙,他身后的张居正握紧了拳头。嘉靖三十四年十月初一,杨继盛弃于西市。十年后,嵩子严世藩被斩,严嵩被抄家,两年后,贫困交集而死。夜,徐阶站在西市刑场上,望着满天的星星,大声喊道:椒山,你在天可瞑目了吧!    六  嘉靖皇帝是整个大明王朝聪明的皇帝,他可以玩弄群臣,他可以掌控帝国,但是唯独漏掉了一个杨继盛。王世贞曾经很奇怪的问过自己,为什么杨继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直到一年后,他发现杨继盛在狱中写下的那首诗。  饮酒读书四十年,乌沙头上是青天。男儿欲到凌烟阁,功名不爱钱。  张居正也不明白为什么杨继盛以一个从五品的官员去用自己的生命去上书,当他看到杨继盛的那句绝命联响彻寰宇的时候,他才明白了这个人的全部。“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是杨继盛一生为国为民的诠释,值得所有人共勉。  历史是公正的,所有人都没有忘记他,十二年后,张居正与王世贞联名上书隆庆皇帝,呈上杨继盛狱中的诗文。隆庆皇帝亲自下旨追谥“忠愍”,建“旌忠祠”于保定。对于他们来说,这份昭雪的圣旨来的并不晚。   共 533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成年癫痫怎么护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