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 第六十一章 血染阿卡姆

2020/01/18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 第六十一章 血染阿卡姆当但丁在阿卡姆疯人院里铺满对抗者的鲜血时,他并没有在意疯人院里无数被囚禁的人,可是,那些人却十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 第六十一章 血染阿卡姆

当但丁在阿卡姆疯人院里铺满对抗者的鲜血时,他并没有在意疯人院里无数被囚禁的人,可是,那些人却十分在意他。

“嘿嘿,哈哈哈哈,我喜欢他,多么完美的身材和长相,多么完美的性格,看呐,好一把漂亮的枪,好一个杀人的魔鬼,世上太缺少这样的人了!”

他们念叨着,或厌恶,或狂热的看着但丁一路杀伐,直到但丁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

但丁走过拐角,将吓尿了的懦弱警卫扔到一旁,但丁恶心的真想把他一枪崩了,可是,但丁向自己承诺过,他会杀死阿卡姆里一切向他进攻的人,懦弱警卫始终在逃跑,在被抓住时也没有挣扎,只是吓尿了而已,这样的行为应该不至于一死吧!

于是,但丁一枪将这个警卫的下半身打成了粉末。

直到这懦弱的警卫痛苦之后陷入昏迷,但丁也没有得到稻草人的消息!

但丁陷入了沉默,他聆听着,静静地聆听他能听到的一切声音,他相信稻草人就藏在这里,哪怕稻草人此时不在,这里也会是他的老巢,因为但丁在这里嗅到了太多太多用在布鲁斯身上那种的毒药的味道。

但丁默默地站在电梯门口,他听了一会儿,仅仅是一会儿,他就听到了不下数十声‘稻草人’!

“哈!”但丁开心的笑了笑,这个笑容在满是鲜红的背景下显得格外诡异,他说道:“难道稻草人喜欢别人念叨他么,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呼喊稻草人的人!”

但丁走进电梯朝二楼出发,可是当但丁按动电梯上的楼层选项时,电梯一点反应也没有!

该死的!

但丁狠狠拍了下电梯,这玩意好像需要什么钥匙才能启动,看来自己得换一个方式上楼了!

但丁走出电梯,将白象牙对准天花板,不断的向白象牙里注入自己的魔力,直到白象牙已经发出了极其璀璨的光,但丁才结束了蓄力。

“轰!”

一声巨响,天花板在白象牙的蓄力攻击之下,眨眼就被轰出了一个大洞,但丁轻轻一跃跳了进去,当他刚刚落到第二层的走廊上,无数子弹已经向他冲了过来!

但丁提着叛逆,他横过剑身,用宽大的剑身挡住了所有能击中他的子弹,随后,但丁将叛逆狠狠地横甩出去,叛逆好像圆盘一样盘旋在楼道里,眨眼间就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

因为走廊比较窄,在二层蹲守但丁的人又有大部分将注意力放在楼梯口,但丁不走寻常路让这群警卫慌忙的转身攻击,他们还没来得及退避。

因此,叛逆这一下横飞着腰斩了至少十五个人,当叛逆化成光回到但丁手里时,走廊里只剩下两个蹲着的家伙还活着了。

“别杀我,我投降!”

其中一个苟活的警卫飞快的跪在地上,他双手高高举起来,那张被同伙鲜血覆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遗憾。

是的,他感到遗憾,因为但丁一枪击穿了他的心脏,他刚刚开枪了,他刚刚参与了攻击,那就表明他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但丁伸手攥起最后一个警卫,轻轻的问了一句。

“稻草人在哪?”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谁是稻草人,求你了!”

叛逆直接将这个警卫从上到下砍成了两半,在这之后,但丁轻轻擦一擦自己脸上溅到的血滴,然后朝着自己听到的声音来源处走去。

“稻草人,稻草人,稻草人……!”

昏暗的病房里,一个老男人被紧紧的捆缚着,他嘴角留着涎水,双目上翻而无神,两拳握紧又时而放松,浑身颤抖又时而紧绷。

但丁一脚将房门连着一大块墙壁踹飞了出去,他走到这个老男人面前,疑惑的说了一句:“法尔科尼,你这老混蛋竟然落了这么个下场,造化弄人啊!”

但丁一边评价着,一边用叛逆那锋利的握柄在法尔科尼的脑门上刻画着符文,仅仅十秒不到,惨叫的法尔科尼脑门上就出现了一个规整而漂亮的六芒星,如果他还清醒着,他一定会喜欢这个图案的,比正三角好看多了不是么?

法尔科尼真的清醒了,在符文刻好之后,法尔科尼的眼睛恢复了片刻神采,紧接着他就陷入了更大的痛苦之中。

但丁一剑切下了法尔科尼的一根手指。

“老胖子,说说你和影武者联盟都合作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帮克莱因运送的是什么东西,稻草人到底是不是克莱因!”说完这些,但丁俯身趴在法尔科尼耳边强调了一句:“你最好快点回答,你的时间不多了!”

“是克莱因联系的我,他说他为雷宵古服务,我想从雷宵古那里获得更多的帮助,让我真正一统哥谭的黑夜,甚至让我成为全美最大的黑帮首领,我要超越金并和满大人!”

“哈!”但丁嗤笑一声:“你的理想可真他娘的大,大的我都不好意思笑话你,继续说,你知不知道雷宵古的计划!”

“我知道,克莱因拜托我将一种毒药运到哥谭,他要用这种毒药让全哥谭的人中毒,这样他们就可以勒索整个哥谭,获得无数的金钱,哥谭会变得混乱而脆弱,我就可以趁乱将我所有的敌人扫清!”

听了法尔科尼的话,但丁皱了皱眉,勒索哥谭绝对不是什么雷宵古真正的打算,这背后可还联系着一个墨菲斯托和他的地狱,一个魔神怎么会将钱当成目标呢!

不过但丁转念一想,不是每个人都像雷宵古那样疯狂,如果法尔科尼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毁灭哥谭,那么,他应该不会选择与雷宵古合作的。

想到这,但丁拍了拍法尔科尼的脑门,疼痛让法尔科尼再次哀嚎一声。

“你一直念叨的稻草人究竟是不是克莱因,趁现在我的魔法还有效果,你还能保持清醒,赶紧回答我的问题!”

“是!”法尔科尼大声的喊了出来:“稻草人就是克莱因,该死的,他的毒药让我怕的要死!”

“行,我知道了,你继续吧!”

但丁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转身离开了病房,将哀嚎的法尔科尼自己留在了里面。

“帮帮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求你了,救我,不要把我留在这里,啊啊啊……!”

但丁背后不断传来法尔科尼那无助的哀嚎声,这让但丁冷笑了一下。

“活该!”

但丁嗤了一声,随后他两剑砍开电梯门,直接从电梯井里跳了下去,落在了一楼停留着的电梯上。

但丁飞快划出两剑,将金属打造的电梯砍出了一个大洞,但丁完全打穿了这个电梯,他直接从电梯井里掉落,然后狠狠地落在了地上!

“砰!”

尘土不断弥漫,但丁从灰尘中走出来,银色的长发一如既往地干净,嘴角的冷笑让瑞秋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怎么是你!”

瑞秋正站在克莱因身后,克莱因正站在一群荷枪实弹的手下身后,但丁的目光越过所有男人,直直的落在瑞秋身上。

“我真没想到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丁哈哈笑着,用嘲讽的语气叙述着:“我的弟子告诉我,他说你是个值得信任的检察官,可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他,他大错特错,难道你就不知道,你身边这群人正在进行着可以将哥谭毁灭的阴谋么?”

“你是谁,白发的家伙,你以为你一个人能战胜我们么!”

克莱因站在瑞秋身前,看他的样子,他好像正在保护瑞秋,不过,但丁从这一切里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但丁撇了撇嘴,也许瑞秋没他说的那么坏,但是,瑞秋可能比他想的还要更傻!

但丁懒得再说什么,他直直的冲向克莱因,叛逆舞动着挡下了射过来的所有子弹,剑刃跳动着斩断了挡他路的所有人,直到但丁快要抓到克莱因时,克莱因直接反身扣住了瑞秋的脖子。

“你认识这个姑娘,那么你愿不愿意看在这姑娘的份上放弃今天的行动!”

“狐狸漏出马脚了!”但丁冷哼一声,冲着瑞秋说道:“这就是你相信的人,是不是他告诉你我是一个杀人狂,然后他向你承诺他可以保护你?”

但丁将叛逆收回背后,然后他摊开双手,对克莱因示意了一下。

克莱因微笑着点了点头,他轻轻拍了拍瑞秋的脸蛋。

“你还真有用,长得可爱,也傻的可爱!”

“我没你想的那么傻,我知道哪怕你才是最危险的,但当你没有对我动手时,呆在你身边就是最安全的!”

瑞秋无力的说了一句,刚刚她听到警报,她有一瞬间相信了克莱因的说法,在她看来,法尔科尼这样的大佬被自己手下拯救应该是件很正常的事,可是,当瑞秋和克莱因一起躲进地下室之后,瑞秋看到阿卡姆地下还藏着超过六十个荷枪实弹的战士时,瑞秋已经知道了不妥。

不过,瑞秋不敢在这时候表现出什么不自然的行动,毕竟,她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而克莱因身边有超过六十名荷枪实弹的手下,于是,她只能选择继续让克莱因相信自己,让克莱因以为自己相信他!

一切的一切从她做出第一个选择时就已经注定,她选择来到阿卡姆就是一个错误,她着急了,她太过急于制裁法尔科尼,她冲动了!

她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枪口那冰凉的触感,瑞秋心里无力的挣扎了一下,当她看见冲进地下室的是将法尔科尼绳之以法的但丁时,她已经猜到了自己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现在我们或许可以好好谈谈了!”

克莱因微笑着对但丁说道,但丁看他那自信的样子,忍不住咧嘴笑了,他随手掏出白象牙,飞快的射出一枪!

克莱因和瑞秋顿时一起惨叫起来!

藁城市人民医院
济南市第七人民医院
常德牛皮癣治疗费用
惠州哪家妇科医院好
台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