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443章 红发男和绿茶婊

2020/01/16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443章 红发男和绿茶婊一秒记住【笔♂趣÷阁.】,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嗯!”石凡点头,两个人达成了共识,现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443章 红发男和绿茶婊

一秒记住【笔♂趣÷阁.】,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石凡点头,两个人达成了共识,现在的仙界肯定是发生了变故。

不会是灭亡了吧?石凡忽然打了个机灵,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如果仙界真的崩溃灭亡,那就意味着他可能无法见到现代的嫦娥了。

两个人都是当空而立,通过视频看着对方,他们是站的同样的位置,可是对方的身边却偏偏没有彼此,不得不说,时空一道的确是玄奥无比,明明能看到对方,站在同一个位置,而对方的空间里却没有自己,着实让人惋惜。

两个人凝望许久,嫦娥才道:“好了石凡哥哥,我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该返回了,你有事随时找我吆,你要好好修炼,我期待我们在你那个时代见面。”

粉面含羞说完,嫦娥绫带飞舞,飘飘而起,带起一道祥瑞飞向了高空。

默默地望着嫦娥的身影消失在空中,石凡才叹口气关闭了视频,看看周围,其实刚才嫦娥就站在这片土地上,也可以说两人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却偏偏见不到人,难免让人怅然。

望着天空出了会神,石凡才迎着夕阳刷刷舞动起大枪来,将火云十三枪演练熟悉一下。

其实演练终归是演练,枪法的真正威力还是要到实战中去磨练,这一点通过和强者的几次交锋石凡深有体会,人在压力下才能发挥出潜力,对枪技的理解更为深刻。

“嗡嗡嗡!”

山顶身影来往穿梭,枪影回旋,渐渐地那枪影连成了火云的形状,就好似一层淡薄的火云围绕着石凡。

练习累了,石凡就拿出猴儿酒在山顶豪饮,而且他发现略带醉意对枪的感悟理解竟然是最好的。

这门枪法对他的真气凝实也有巨大的好处,平时猴儿酒他最多一次能饮用半坛,这次竟然豪饮了两坛猴儿酒,经过反复的锤炼,他的修为不仅重新稳固在龙脉境四重初期,而且真气更加凝实,修为的稳固对以后的境界提升好处自是不言而喻。

不知不觉已是夜色降临,一轮明月悬挂中天,而石凡已经练的满身是汗,最起码这套枪法他算是基本掌握了,这要得益于哪吒以神念传授,否则他根本难以这么快领悟这套玄奥的枪法。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石凡重新坐到扑天鹰身上。

一声长鸣响彻九霄,一道白影自山顶冲起,风驰电掣般划过夜空,伊丽莎白载着他重新返回了棚户区,降落在院子里。

啪嗒啪嗒!

似乎是有所感知,癞皮狗屁颠屁颠跑了过来,伊丽莎白望着石凡也是面现希冀之色。

石凡将一根龙骨拿出来扔给了压力山大,赖皮狗立即叼住飞快地跑进了狗窝,只不过它却不是咬骨头,而是舔骨头。

石凡点点头,这可是龙骨,都吃掉恐怕也承受不住,恐怕它也很难咬碎,只是他好奇的是,压力山大可是舔龙骨,扑天鹰怎么享用龙骨?它既不能咬又不能舔骨头,怎么吃?

不管怎么说,他不能厚此薄彼,石凡将另一个龙骨扔给了扑天鹰。

伊丽莎白凌空飞起,在空中爪子抓住龙骨,直接震翅飞上了树梢,在树叉上扑天鹰用树枝、芦苇给自己搭了个平平的窝,平时可以伏在上面休息。

它直接飞到了窝上才将龙骨放下。

石凡开启了千里眼,便看到扑天鹰竟然在啄食龙骨,伶仃一看,就是白费功夫,但是在他的千里眼下却可以看到每次啄食龙骨都会少了那么一丁点,当然少的这一丝普通人就是拿到面前也看不出来。

这就有点水滴石穿的效果了,这可是龙骨,仅仅是啄食或者舔骨头对它们好处也是不言而喻。

扑天鹰也能利用龙骨增加实力,石凡也就放心了,看看时间夜里八点左右,石凡拿出拨通了青狼的,“青狼,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我们已接了贵哥,事情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青狼回答,那边隐约可以听到踹人的声音。

挂掉,石凡开着宝马一路来到了位于中海大学大约三公里外的一处废弃厂房前。

将车停在夜色中,石凡也没进去就点着根烟自远处望向厂房。

这座废弃的厂房围墙早已坍塌,凭他的目力可以轻易看到厂房里面发生的事情。

厂房内一男一女委顿于地,被吓的直哆嗦,男的是一个戴着耳环的红发青年,而女的正是绿茶婊王霞。

在他们的周围站着五六个身上刺龙画虎的凶恶大汉,其中一人身体胖实,个头也不小,还戴着头套,露出一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在他的旁边站的正是画姐手下三狼之一的青狼。

两个人自然都是被青狼带来的了。

“妈的给我老实点。”

一名汉子砰地在红发青年身上踹了一脚,将旁边的女人吓的又哆嗦起来。

“贵哥,你看怎么处理?”青狼对戴着头套的青年说道,毋庸置疑,胖子就是白富贵了。

白富贵抬腿照着红发青年踹了几脚,“何连胜,你特么不是很牛逼么,现在怎么怂了?”

“贵哥,饶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红发青年吓的体似筛糠,此时的胖子戴着头戴,还如此的威猛有男人味,是这伙人的老大,两个人即使感觉到眼神和声音有些熟悉,也不会想到是他,尤其是王霞,原来的白富贵有多熊她可是清楚的很,再联想也不会把眼前这个威猛的男人和白富贵联系在一起。

“放过你也特么不是不行!”白富贵一脚蹬在何连胜脸上,打了两次见对方不敢反抗,胖子胆子越来越大,这次直接踹断了红发混子鼻梁骨。

“贵哥贵哥,我哪里得罪您老人家了,求求你放过我。”红发青年捂着满脸血磕头如捣蒜,此人大名叫何连胜,在圈子里被人称为阿灿。

白富贵此次只是狐假虎威,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不由望向青狼。

青狼一把将何连胜头发抓了起来,“想让我们贵哥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现在给你个机会,你把这女人让哥几个尽情地玩一次,如果玩爽了就放过你。”

黄石市中医院
西族学院附属医院
郴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金华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潍坊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