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暗香漩涡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一  生物学家寒生是研究所里的一个怪才,不过,他与领导的关系却很微妙。  一天,所里截获到一个奇怪的信号,经查,信号竟然来自寒生的植物园,所

一  生物学家寒生是研究所里的一个怪才,不过,他与领导的关系却很微妙。  一天,所里截获到一个奇怪的信号,经查,信号竟然来自寒生的植物园,所长高飞请他协助调查,于是,一行人来到繁花似锦的园区,但见他正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柑橘树下,不慌不忙地擦试眼镜呢。  高飞看到寒生一种醉意朦胧的状态,“咦,你怎么啦?”“噢,刚刚与他们……”“什么?”高飞圆睁双眼,“他们是指谁?”寒生这才从一种恍惚的情境中醒悟过来。  “报告所长,就是我研究的对像,这可能是一种心灵的交流……”寒生明显有些激动,“无法破译,只可意会。”高飞拉下脸,“我们可是与你谈正经事!”“我懂,我懂,可我说的都是实话,据我预测,人类的生理机制可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痴人说梦!”高飞狠狠地甩下一句话拔腿就走,大家面面相觑,纷纷摇头,“不可思议!”  “哼,一群官僚!等着受惩罚吧。”  接下来的几天,各地陆续发生了一些怪事,有些人莫名其妙地产生了语言障碍,有些人皮肤上出现了类似植物的图案,就连生活习性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寒生内心很纠结,一心想着如何约束人类对生态的破坏力,又不愿看到事态的发展失去控制而危及人类自身。他刚接到一个通知,去所里参加一个紧急会议,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些反对的声音,如何让那些僵化的头脑欣赏自己创新的思维,这样想着想着就一脚踏进了会议室。  “大家安静!安静!”高飞挥舞着蒲扇般的大手,制止了四百多位与会者的喧闹,寒生还未坐稳,就明显感受到一股刺鼻的火药味。  “这几天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吧?”高飞提高腔调,“有人以为这是人类生存的希望,依我看却是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耻大辱!”听到这里,寒生没有动弹,他早有了心理准备,正想象着接下来的狂风暴雨,却突然听到了所长的尖叫声,“啊!”撞到鬼了?寒生转过脸,瞥见所长直直地望着自己的大手。“我这双手怎么啦?它还是我的手吗?”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集中到他高高举起的双手上。  显摆什么呢?谁不知道你那双特能捞钱抓权的大手?寒生正眯着眼冷冷地瞅着高飞,没有料到他却迈开大步径直朝自己走来。疯了不是?你又能把我怎么着?转眼间,高飞就来到寒生跟前。  “博士先生,拜你所赐,让我有了这双非同寻常的杰作”,不等寒生作出反应,高飞就把手伸到他面前,呼呼地摇摆着,仿佛千万棵芭蕉凌空飞翔,就要把他掀到九霄云外,寒生本能地仰身回避,高飞又突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嘿嘿哟!嘿嘿依呀哟……”他不由得打个寒颤,只见高飞叉开双手,那伸出的十指,又恰似两排剑叶兰,直指他的面部,寒生闭上双眼,静静地等待着厄运的来临。很是奇怪,身边一片死寂,正当他睁开眼一探究竟时,高飞的双手又紧缩成极有震慑力的拳头,寒生倒吸一口冷气觉得这下死定了,可眼前唰唰两声又甩出两个翻掌,让寒生疑是来到非洲热带雨林,眼前是一片耀眼的阔叶林带,尽是些不常见的珍稀树种,季风一吹,树冠便哗哗响成一片。寒生一个激灵浑身冒着冷汗回到现实。  “先生,非常感谢你给我这双手带来的划时代变化,让我又有了施展才能的机会。”示威来了不成?寒生一脸不屑,在会场爆发出哄堂大笑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呼地站了起来,“所长大人,恕我直言,种种迹像表明,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极有可能还要像植物一样进行呼吸。”“光合作用?”有人插嘴,“对!”寒生接着说,“就是为自身生长和活动提供能量,而且凭借共同语言系统与植物进行交流。”  “耸人听闻!”高飞气呼呼地回到座位上,他只觉得浑身燥热,呼吸不畅,“这还了得!还让人活不?”他一边用宽大的手掌为自己扇风,仿佛抵挡一阵阵看不见的热浪,一边招呼众人,“我确实累了,你们过招吧。”然后仰身靠在专属自己的藤椅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应激反应,消极!寒生仔细地望着所长,忽儿动了恻隐之心,随即,又被一种无来由的恐惧罩住心头:他不知道自己的一腔热情还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也无法把握自已在人与植物的实验中会有什么样的愿景。  “请问,我们算什么东西?”有人提问,寒生回敬,“当然算人,只是将来不能说话而已。”“谁这么大能耐,敢剥夺我们说话的权利?”“哈哈,不用说话,不会吃饭,干脆,连穿衣交通也省了,真正的零污染。”“这不是‘植物人’吗?混蛋!”有人竟然指着寒生的鼻子骂了起来:“什么博士?我要控告你反人类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哼!”正在藤椅上闭目养神的高飞晃了晃脑袋,微睁双眼冷冷地扫过全场,又不动声色地合上眼皮。  “大家不要激动嘛,也不要惊慌,这不过是一个天才科学家的预言。”这时,一位长着圆圆的脑袋,一张嘴两个酒窝的中年人在主席台上起身发言,他就是分管财务和行政后勤的副所长李亮,只见刚刚还是一身纯净的深篮色制服,突然间就出现了夹竹桃红花碧叶图案,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清新的香味。李亮深感有变,却故作镇定,沿着会场来回踱起了方步,终于以他良好的心理素质感染了所有人。  “这算什么呢?一个玩笑而已嘛。”他环顾四周,不难看出不少人都在极力掩饰内心的恐惧,虽然一个个正襟危坐,其实都是心照不宣。“这个……”李亮干咳了几声,又朝所长望了几眼,只见所长对他点了点头。  李亮心领神会,“到底谁是强者?你们说!”见众人没有反应,他果断地举起一只手,“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诸位,根据奇怪的信号来源,我们将很快制定出方案,彻底铲除那些潜在的威胁!”“说得好!”有人鼓起掌来,寒生却从副所长飘过来的目光中,分明捕捉到一种凛凛的杀气。  “大家散、散了吧!”高飞缓缓站了起来,刚准备起身,却突然弯下腰,一只手捂着圆滚滚的肚子,似乎腹痛难忍,李亮连忙赶过来,走动的人群中顿时出现了小小的骚动,男人皱起了眉头,捂着鼻子,女士则挥起了手帕,像要赶走一群苍蝇一样,急匆匆夺门而出。一帮人围在所长身边不敢有丝毫懈怠,其实高飞心里明白,这是从他体内散发出使人恶心的气味所致,他不无惊讶地发现,原本洁白的衬衣上赫然印有硕大的叶片和花瓣图像,他想起一种名为泰坦海芋的可怕植物。高飞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抬头,若无其事地微笑着。“谢谢大家支持!”他与身边的人一一握手,“这点挫折算不了什么,我们将全力以赴,斩草除根,誓死捍卫人类尊严!”他一边说话,一边用宽大的手掌拍打着自己肥胖的身躯,就像一个魔术师志在必得的表演。果然如此,那些留下来的人不知是受了领导的影响,还是冥冥中被一种神秘力量所支配,一个个好像都忘记了回家,也忘记了吃饭,竟然亦步亦趋地跟在所长身后,像一群游离的植物随风摇摆。这时,一束阳光射进会议室,众人索性都闭上眼睛,任感觉牵引着拐弯抹角走向朝阳的窗口,一个个沐浴在祥和的光辉中。    二  就在紧急会议结束的当晚,寒生的植物园里几十年来积累的种子莫名地被盗,所里一些人借机对他展开围攻,大有逼其就范、停薪罢职之势,就在寒生焦头烂额、孤立无援时,一些地方的森林燃起了大火,,就连残存的植被也被人实施了二次焚烧,那些被埋在深土层中的种子不久又发出新芽,可是接下来铺天盖地的酸雨,以及令人窒息的雾霾又全天候封死再生植物的出路,植物园更是难逃灭顶之灾,寒生也险些死于非难。那些日子,天上烈焰飞腾,到处是翅膀的扑打声,地上污水横流,地层深处蔓延着纷乱的脚步声,这可是几十亿年的精灵在人类的暴力面前苦苦挣扎、逃亡,许多人在梦中常常被这些声音无端地搅醒。还有骇人听闻的是,有些地方突然出现了畸形的动物怪胎,然后又悄无声息地失踪。  一天清晨,寒生在女朋友黛丽的陪同下来到昔日的园区,面对一片废墟,连遭重创的他欲哭无泪。“这下好了,一无牵挂。”黛丽望着忧郁的丈夫,“生,咱们去旅游吧,天涯何处无芳草?”“卑鄙的勾当!”“什么?”黛丽浑身不自在地哆嗦了一下,可是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哟,有什么想不开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寒生没有理会她,又继续沿着小径往前走,忽然,在一堆灰烬的边缘发现了一枚残存的树叶,他弯腰快速捡起塞进口袋。  寒生整天无所事事,终于耐不住黛丽的软磨硬泡,答应了她的请求。飞船里,黛丽靠在一侧的舷窗旁,一边为寒生轻轻按摩,一边心不在焉地望向窗外,寒生则剥着柑桔漫不经心地品尝,有时仰面静静地感受从舱顶倾泄下来的柔光,不一会,黛丽急速转身靠在舷窗上,将本来就不大的窗口遮得严严实实。  “你怎么啦?”寒生见黛丽泪光盈盈地望着他,很是迷惑。“噢,我是在想……”面对寒生犀利的眼神,黛丽不知是做作,还是突然想起一件事,“高飞这小子……”“他怎么啦?”“他宣布给那帮人加薪,这不是亏了你吗?”寒生明白了,原来是研究所遭重创,所长给实验团队重新布置了任务,至于吃亏谈不上?我在休假,他们在加班,多劳本应多得。  “不过,有些事我真的不明白,”寒生像是在探寻黛丽的看法。“你说这高飞,从来就不钻研技术,还常批评我不务正业,对我的研究成果更是如临大敌,这回却破天荒重视起这些人来,难道是吃错了药?”“这年头,做表面文章的人多了去了,不管他!”黛丽轻轻一笑,“生,你这个自然科学家,怎么忽然研究起人来了?我考考你,你觉得李亮怎么样?”“也不是个好东西!”黛丽眯起一只眼,似笑非笑。  “哎呀!”寒生像是有了一个重大发现,两眼怔怔地看了黛丽半天,“差点忽略了,对这个人,你应该有发言权呀!”“什么意思?忽然聪明了,开窍了不是?”黛丽一脚踹向寒生,“去你妈的!”将一袋未吃完的桔子狠狠向他砸去,只听一声呼啸,飞船腾空而起,眨眼间,诺大的地球恰似一只旋转的弹丸瞬间消失在宇宙深处。  “听天由命吧!”寒生重新躺下,黛丽的面孔总在眼前闪现,熟悉而陌生,娇憨而又乖戾,他觉得有一个阴影总在暗中窥伺他,似乎就隐藏在浩瀚的星空中,他忽然想笑,可是肚子又在隐隐作痛,哦,原来是饿了,奇怪,四周竟然传来一种食物在发酵时的异香,便禁不住食欲的诱惑四处搜索,发现所有的物体都在无声地膨胀、变形,眼前突然一黑,本能地张开双臂,身不由已地向下坠去,只听周围一片沸腾,似有大雁的叫声,觉得有千万双翅膀在奋力搏击,而自己被一座座山峰承载着一路飞翔……    三  寒生又回到植物园,热浪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无奈,他纵身一跃跳进一洼池水中,一群衣藻发现了他,热浪渐退,一股凉爽的气息在四周氤氲开来,一株衣藻向他游来,警惕地注视着他。  “你是谁?”衣藻扬起两根威风的鞭毛,仿佛两支锋利的青铜剑逼向他。惊慌中,寒生注意到自己也有着椭圆的身体,“我是你们的同伴呀!”“嗯,不错!”衣藻们把他围了起来,“没有忘记自己就好!”  “先生你好,吃饱了没有?”寒生感觉有人在问他,是女孩子,好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是你?小姐!”“我就是木荣荣,没想到吧?我们今天终于见面了。”寒生又惊又喜,望着眼前这位清丽动人的少女,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现实,在她面前,所有描写人的语言都荡然无存,那是历经暴雨洗礼、再经无边林海激浊扬清后的一个概念,是惨遭蹂躏、痛定思痛后的一声问候,是劫难过后、残留天空的一抹亮色。木荣荣还在微笑,寒生机械地移动着脚步,忽然想起午餐的事。“小姐,我真的忘了在哪里吃过饭?”大家都笑了,木荣荣说,“你刚来,习惯就好了,怎么样,有意思吗?”寒生点了点头,似乎还在品味着“吃饭”的情景,几乎没有启动嘴的功能,很快就满足了,全身的细胞都大饱口福,浑身又充满了活力,就像一夜酣睡之后,沐浴在清风玉露中。  “小姐,我怎么来到这里?”“先生,你乘坐的飞船被人摧毁了!”“你们救了我?”“是你自己。”寒生大惑不解。这时,木荣荣身边一个唤作小翠的姑娘指了指寒生的口袋,“先生忘了,你曾经捡过的树叶。”寒生想起来了,可是那只是一片小小的被烧焦的叶子啊!  “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先生的种子库呀!”木荣荣笑了笑,“我们抢先一步‘偷’了你的种子,让先生遭罪了!”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闪动着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人类太强大了……”  “小姐放心,据我判断,随着人与植物的逐渐相融,不久的将来,人类将会彻底丧失破坏的本能。”木荣荣摇了摇头,“你太天真了,据我所知,有人盗窍了研究所的生物标本,并且纵火毁灭现场。看得出,有些人变得比以往更加疯狂,更具攻击性了。”“真是丧心病狂!这么说,我们的合作失败了?”寒生将牙齿咬得格格响,“是谁这么可恶?”“是谁并不重要,我关心的只是事件。”“那么人抓到了吗?”木荣荣摇了摇头,“这辈子别想逮着他了!” 共 1696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患者发作时的一般症状会是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