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奥法双骄 第四十三章 火红的嫁衣

2020/05/22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奥法双骄 第四十三章 火红的嫁衣熊,你孤苦伶仃,独战群狼;熊,你勇猛睿智,坚毅如钢;即使夜深人静舔伤口,白日间你还是陆地之王——北地游

奥法双骄 第四十三章 火红的嫁衣

熊,你孤苦伶仃,独战群狼;熊,你勇猛睿智,坚毅如钢;即使夜深人静舔伤口,白日间你还是陆地之王——北地游吟诗人必唱曲目。

‘发明’了缝合伤口的问题,剩下的那些粗活自然不用里奇来做,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主持一场婚礼。

新郎叫德文克,那场刺杀中保护里奇的两个骑士之一,新娘叫玛莎,为了保护里奇逝去的瑞克骑士的未亡人。

玛莎的登场很隆重,里奇派了一位龙骑士去接她,所以她是脚踩着祥云飞过来的。

落地之后也很隆重,加雷斯·铁锤来到红龙旁边,让玛莎踩着他的肩膀走了下来。换了旁人怎么也得单膝跪地,可老矮人只要站着就好了。

里奇本以为瑞克心心念念的老婆怎么也应该长得很漂亮,不说倾国倾城,至少也要小家碧玉。可谁知走下来的是一个过了保质期的彪悍妇女。玛莎看起来足足有两百多斤重,快要一米九的个子,踩在加雷斯的肩膀上,感觉造型很像马踏飞燕。之所以说她过了保质期而不是天生丑陋,是因为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羞涩的小萝莉,五六岁年纪,里奇看了一眼就知道小丫头属于三年血赚死刑不亏那个级别的,而且跟瑞克长得完全不同,那基因只能来自于妈妈。

面对着校场上黑压压的几千名战士,玛莎并没有露怯,反而第一时间上来抓住德文克:“尸体呢?”

看着德文克在空中晃荡的两条腿就知道这女人的力量有多大。

里奇吃力地捧着骨灰盒子,上面覆盖着斯旺家族的战旗和族徽,递到了玛莎面前。

玛莎小心地捧了过去,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声哭泣,这让里奇准备了一肚子话没有说出来,女汉子反而大大咧咧地说:“您就是小公爵吧?不用这么隆重的,我先生为您战死,这是一个骑士应尽的义务。”

尴尬啊,战旗、族徽、包括加雷斯和在场迎接的战士都是里奇精心安排的,仿照的当然是前世他在电视中看到过的场景,作为未来的领主,收买人心还是要学着做的,只是貌似人家不太在意这些。

“我只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你们做点什么。”

玛莎听了这个好像很高兴,一把将身后的小萝莉推到了里奇身前:“她叫伊丽丝,是瑞克的女儿,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以后就让她跟着您吧,麻烦您把她培养成一个法师。”

小妹妹,怎么蜀黍……咳咳,哥哥感觉你是做头发送的呢?

不过这是里奇答应过瑞克的,他欠人家一条命,玛莎不说他也会遵守承诺的。

里奇觉得,玛莎确实是个大心脏,或者说没心没肺的女人,将亲生女儿丢给他之后,埋葬了瑞克就准备自己的婚礼去了。

“被人家骗了吧?”

维克托样子很得意,仿佛要娶玛莎的是他仇人。

“谁?”

“玛莎啊!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势力?老公刚死了,就高高兴兴地嫁人去了?”

切!老头,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种苦寒之地是有模板的,当年蒙古人对待女人,或者说整个社会的看法也跟这个类似的,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因为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女人没了男人很快就会死掉的,在里奇看来,这个风俗不但不恶心,反而充满了人性的光辉。

“啊哈哈哈哈……年轻人,你走的路还不够多啊。”

里奇将想法说出来,维克托就化身老炮儿,开始卖阅历了。

“不对吗?”

“当然,我们北地虽然苦寒,但女人绝对不是弱者,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个玛莎是个中阶战士,我敢说德文克绝对打不过她。也许这个女人只是在死去的瑞克眼里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弱女子,但我敢保证在北地,一般平民不被她欺负就不错了。”

“啊?那她这是为了什么?”

“哼哼,当然是为了让你履行诺言了!”

“至于吗?”

维克托的话里奇能听懂,玛莎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嫁出去,向所有人表明德文克是个遵守诺言的好小伙,答应了战友娶他遗孀就说到做到,那么比德文克更加高贵的公爵府就更应该遵守诺言,将瑞克的女儿培养成法师。

“哎,你根本就不知道培养一个法师所耗费的资源有多大。以我们真理大世界这种顶级位面所掌握的知识,理论上说,人为地将任何一个智慧生物培养成九级高阶职业者都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像我这样的10级也是有希望的。你的母亲是一位踏上了真理之路的传奇法师,这个消息在北地想必已经人尽皆知了。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把这个小家伙培养成一个九级法师才算完成承诺。你要知道,在奥拉尔帝国皇家法师协会里,九级的魔法师地位等同于伯爵的。”

完蛋,可能真的被人套路了一波,脸好疼啊。

伊丽丝本来安静地待在角落里,听到维克托提到她,立即大声喊道:“公爵大人,请您相信我,我一定永远忠于斯旺家族,永远效忠于您和小领主大人,我会乖乖听话的!”

哎,果然啊。一个乡下野丫头怎么知道说这些?当然是根尼古拉斯一样有人教,她母亲玛莎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玛莎的婚礼很盛大,里奇作为主婚人,看着她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走来,浑身的肥肉都在抖动,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蒙妮和仙德蕾拉却凑在一起抽泣,也不懂这个女人哭什么,婚纱是你设计的没错,可既然拿出来给人家穿了,就别心疼啊。以前拍过那么多婚纱照,再重新选一款将来自己用不就得了?

这是里奇见过最奇怪的婚礼,新郎和新娘的脸上都没有笑容,也没有哭泣,淡漠的仿佛参加的是陌生人的婚礼一般。

这种诡异的气氛明显影响了里奇,他连证婚词都念了些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机械地念完就草草结束了这场婚礼,这跟他想象中用一场大婚来体现斯旺公爵府的人性化,收买骑士们的人心根本就不同,内心的挫败感也越发强烈。

所以,晚上他失眠了。

睡不着的里奇在雪地上溜达,他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被人看重。要知道在前世,看到盖着国旗的棺椁、听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甚至是战士吻别女友的镜头,他都会有些热泪盈眶,而北地人却根本没有这种想法,他想不通。

深夜的阿莫斯壁垒清冷幽静,完全不见一个战场应有的喧嚣,天空飘着厚重的鹅毛,踩着积雪漫步徜徉,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墓地附近。

遽然,看到了一袭大红的嫁衣,在雪白的世界里是那样的刺目。宽厚的背影在这一刻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瘦弱、孤独、坚强。

里奇觉得自己似乎懂了一点。

关节疼痛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阜阳治疗男科费用
南宁男科专科医院
三亚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四川白癜风医院
宁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清远白癜风治疗费用
绍兴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