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无垢神域 第八章 古墓外谈

2020/01/16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无垢神域 第八章 古墓外谈看着林峰如此,沧星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此人做事低调,行事光明磊落,思维紧密,跟沧星羽倒是有几分相似,这样的

无垢神域 第八章 古墓外谈

看着林峰如此,沧星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此人做事低调,行事光明磊落,思维紧密,跟沧星羽倒是有几分相似,这样的为人,沧星羽不介意结交了这个朋友,显然,沧星羽放下了防备之心,打心底里认同了林峰,毕竟,林峰与夙焰也同样的气质,退一步说,其实沧星羽还是对林嘉欣那小丫头怀有这一种不知名的情感,毕竟,能牵动他玄流气与自己相生相克的人实在不多,沧星羽多少也想了解这丫头的一切,日后少些刀兵相向的可能性,沧星羽这般想到,便对着林峰说道。

“既然林兄都这般说辞,那在下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星羽,你,你真答应做人家妹夫啊?”

本来就不爽的在一旁的夙焰,一听到沧星羽也认同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沧星羽。

“是啊。答应了。”

沧星羽看着夙焰一脸吃屎的表情,一时觉得好笑,忍不住的想要调侃一番,面容不动声色的对夙焰说到,好像很认真的回答着夙焰。

“星羽,不能吧?你不就看上了人家是江城第一美女就答应了人家吧。林峰这混蛋,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你做他妹夫还不如做我妹夫,我妹妹可比她妹妹强上百倍,再说,那还是我亲妹。”

夙焰看到沧星羽的表情,信以为真,这还得了,林峰那小子不就有个堂妹,了不起啊,他那这可是亲妹,这不,夙焰一着急,顿时就说了出来。

“哎,夙兄,你这般就不地道了,你懂不懂何为先入为主啊?星羽与舍妹情投意合,你这是何苦呢?”

林峰好似明白沧星羽的意思,在夙焰刚说完便把接上他的话。

“有你什么事?情投意合?你在放屁,人家星羽可是采花大盗。”

夙焰越说越激动,恨不得想动起手来,林峰的嘴巴就是太毒辣,所以夙焰不怎么喜欢与他说话。

“既然都这么看得起在下,那在下先领下两位的好意,两个妹妹都给收了?”

沧星羽无奈的摇摇头,在这样任由着他们吵下去指不定又要一阵头疼,虽然短时间的接触,沧星羽也了解了他们,说起话来也随便了许多,竟有一番调侃之意。

“啊?星羽,你不是认真的吧?”

夙焰有些吃惊的看着沧星羽说道。

沧星羽望了望天上,从石山上跳了下来,笑着对夙焰说到。

“你不会当真了吧,走啦,时间不早了,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人估计来得差不多了。”

就在沧星羽闲聊之际,湖潭周围的石山已经堆积了不少的人,想必都收到风声纷纷赶过来,想借此捞一笔的江湖人士,这些人还不值得沧星羽放在眼里,所以沧星羽打一开始就没观察过他们,只是在石山之上坐下安养心神。

“哼,也不知道某人为何能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来。”

夙焰看听到沧星羽所说的,也放心了许多,但还是掩盖不住对林峰的恨意,忍不住讽刺一般,报一报刚刚吃哑巴亏的仇。

林峰面对夙焰的讽刺,笑而不语,而是慢慢的走到沧星羽身边,对着沧星羽说道。

“羽兄,切莫急于一时,在下知道羽兄修为固然了得,但,小人之心不得不防,那些人可都是一些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地痞流氓,稍有不慎恐怕羽兄也要吃亏。”

“哦?那林兄意下该如何做呢?”

早就看出林峰此人思维缜密,果然不出他所料,他虽然有高傲的资本,但不盲目,如果林峰能有什么好计策,他到不介意听听林峰的,毕竟此地沧星羽真不是很熟,也很少与人打交道。

“知彼知己,百战不惧,在下虽没有更好的计策,不过,羽兄在动手之时,需要注意几个人。”

林峰神情严肃的对着沧星羽的说道。

“羽兄你看,那边那两位,那看起来稍微瘦一些的,此人名为贺离,江湖人称神机子,此人修为平平,但却是诡计多端,长年靠消息混饭吃,而且消息可都是卖给那些大人物,再者,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就是着了他的道,所以才来找羽兄的麻烦,可想而知此人过着可都是上刀口的日子,所以,练就一身逃跑的本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相信羽兄也明白这道理,而他旁边那位是那贺离的合作伙伴,名为,齐汉彪,人如其名,此人凭借着一身蛮力,也是有几分能耐,单单他一人倒是翻不起什么浪,可惜他身边跟着是贺离,那就要另眼相看了。”

沧星羽听着林峰的阐述,忍不住多顺着林峰所指的方向多看了两眼,为首的贺离,八字一撇的胡须,有些贼眉鼠眼,头带斗笠,灰色的袖袍,手上紧握着佩剑在手,旁边的齐汉彪,身形比贺离高大许多,果然是人如其名,彪悍无比,也是跟贺离一样头戴这斗笠,沧星羽这不看还好,一看,这两人,不正是在聚会酒楼那两个人吗?他们的目光始终回绕在沧星羽周围,看到沧星羽注意到了他们,贺离露出了邪邪的一笑,仿佛在挑衅沧星羽一番,沧星羽也不在意,而是暗暗记下他们的容颜与林峰的话语。

“还有羽兄,你看,角落那人,那人也是在江湖有名气之辈,此人名为,范山海,人称青面狐,这人表面与一位长者自居,对人也是恭恭敬敬,实则笑里藏刀,是个不择不扣的老狐狸,明明已经过了六十多之人,发虚都已发白之人,却也是贪婪之徒,普通的东西肯本不放在眼里,此人修为很高,至少是接近小天级的存在,目前还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听闻魔息谷的人正在拉拢他,谁都不知道他下一步的举动,因为从表面看不出来,这老狐狸心里算盘算得精明,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

林峰说道此人时按耐不住鄙夷了一番说道。

沧星羽同样顺着林峰所说的方向看了看,此人在一棵大树后方,不显山不露水,发须皆白,胡须修长,双手放在后方,表面看上去确实有一番德高望重之意,听闻林峰的描述,沧星羽不得提防,毕竟谁都不知道此人会不会也在背后来一刀。

“啧啧啧,那不是人皇宫的小公主秦思怡吗。想不到这小魔女也来奏热闹,而且这嗜好还真不一般,这小魔女就喜欢男扮女装,整得跟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似的,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是个男人呢,简直是哪里热闹就往哪里走,仗着她老爹的名声,别人都不敢明面上得罪她。”

夙焰看到林峰说了这么多,他自己却插不上话,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就在沧星羽想要开启心神察觉那范山海之时,夙焰那不协调的啧啧声打乱了他的阵脚,沧星羽无奈的摇摇头,望了望夙焰口中所说的小魔女秦思怡,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女的,风度翩翩中带着几分秀气的脸庞,估计女装的她倒也是个美人胚子,不过跟随秦思怡的那人,才是需要注意的吧,沧星羽仔细的听着她们的谈话。

“公子,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老爷又要担心了。”

跟在旁边秦思怡的那人脸上英气十足,似男非女,估计也是个男扮女装的女人,沧星羽只听她对着秦思怡说道。

“怕什么,我这么厉害,再说,不是还有你吗?你没听说吗?这里可是有异宝啊,要是能顺路弄到一样特别的东西,父亲的生辰那天,一定很高兴。”

秦思怡对着尾随的那女的说道。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啊,小茹,你什么时候这么磨叽了,你再这样我就叫你自己回去。”

那个叫小茹的还没说完,秦思怡就已经打断了她,让她无话可说。

“是,公子,属下必定全力保护公子安全。”

那叫小茹的听到秦思怡的说话,便不敢在多说,恭敬的说道。

“这就对了嘛。小茹你看,那人不是蛮荒堂的林峰吗。这种人都来了,能有假吗?”

秦思怡低声的对着尾随的小茹说到。

小茹的目光往沧星羽这边扫射了一番,目光与沧星羽对碰,短暂的一瞬间,小茹便低声的对着秦思怡说道。

“公子,跟在林峰身旁的就是江都那采花贼,此人的传言也不少,公子要注意,他在看这边呢。”

“哼,一个采花贼有什么好怕的。我就是想来看看是谁那么大胆,连蛮荒堂都敢得罪。”

秦思怡闷哼了一声说道,说完还不忘了往沧星羽这边看了看,眼神正好也与沧星羽对视,便对着沧星羽作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就不看这边了。

沧星羽听到这番话,不禁收回了心神,摸了摸鼻梁,他的名声真的有那么臭?哎。看来采花大盗还真是一个污点啊,沧星羽只不过是目睹人家小女子,闲来无事带她们出去玩玩一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沧星羽有些尴尬的为他自己辩解到。

“羽兄,你没事吧?”

林峰好似察觉到了沧星羽的异样,有些不解的问道。

“哦,没事,你继续,你继续。”

沧星羽表面不动声色的应了林峰说到,他总不能说自己在偷听别人说话让他感到尴尬吧。

“羽兄没事就好,其他人也没什么需要注意的了,反正,有我在羽兄身边,多少也可以令他们不敢明面上多做手脚。”

林峰看到沧星羽没多做解释,也识趣的没有问下去,微笑的说道。

“林兄,想你在此的影响力一定非同小可,不如,你号召这些人打头阵如何?”

沧星羽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对着林峰说道。

“既然羽兄都这般说,那在下义不容辞。”

林峰被沧星羽一语点醒,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多做解释,说完,林峰大步前行,旋转着轻盈的身躯,来到最高的石山之上,放眼观望着聚集的人群,大声说道。

“诸位,在下林峰,想必各位都听闻此地乃是一座仙人曾遗留下的古墓,所来才聚集此处吧?没错,这里便是异宝现世之地。”

林峰的一番话,下方的人群开始骚动不安,林峰是谁啊,他可是蛮兽堂另外一个副堂主,他说此地有异宝,那还能有假,现如今他本人都已经在这,开始还有些人在互相猜疑,现在得到了肯定,叫他们如何能激动。

“我早就说此地不凡吧,你看。”

不知道石山之下谁先出了声,顿时,下面吵成了一片

“林峰,他本人都来了,看来此物一定不凡。”

“这有什么,向来只爱美女的采花贼都心动而来,那还能有假吗?”

“哼,这宝物要是随便拿一个,指不定就能卖个好价钱。”

“瞧你就这点出息,要是里面有个什么绝世功法,到时候整个武林的天下,还在话下?”

“对啊,被称为仙人啊,他的功法能是普通的?”

林峰站在石山之上,双手放在后方,也不做任何声响,就这样看着他们在下方吵,他反而不着急,只是透露一点,就足以令这些人不顾性命冲在前方。

沧星羽心神环绕在湖潭周围,细细的察觉着这些人的举动,范山海依旧不显山,不露水,从他神情中看不出任何异样,神机子贺离而是在一旁保持着那一尘不变的邪笑,不知道心里在打些什么算盘,格外注意的,便是秦思怡旁边的护卫小茹,她警觉的观察着四周,也不做出任何声响,看来,此番前去古墓,必定凶险万分,不光要防着古墓中的凶险,还要防着这些人什么时候会在背后给你一刀,沧星羽心中暗暗的想着。

“大家稍安勿躁,就在前不久,我早已探查过古墓,发现这古墓外围,有一道禁锢,并非一人可破解,既然我们的目标都一致,那何不与我一同破解了这古墓的禁制,到时候,宝物,各凭本事,如何?”

林峰很会捉住时机,看着在场之人,都已经焦急不安,林峰便捉住了机会便说道,在场的又不是傻子,又怎能不明白林峰的用意,可惜,真有重宝当前,谁又能不眼红。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么,我们古墓洞口见。”

林峰说完,便从石山之上下来,慢慢的走到沧星羽身边,面带微笑的对沧星羽。

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南京市栖霞区医院怎么样
东莞看白癜风多少钱
济南牛皮癣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