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小说山寨情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山寨情缘      三十年代。达朗山里,莫度寨头人的儿子旱曲正带人猎取一头特大山猪。莫度寨势力强大,加上头人和衙门驻军都有关系,连土司都不

?山寨情缘      三十年代。达朗山里,莫度寨头人的儿子旱曲正带人猎取一头特大山猪。莫度寨势力强大,加上头人和衙门驻军都有关系,连土司都不放在眼里,很想取而代之,所以旱曲从小就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子,手下的家丁稍有不满意,随手就打就杀,旱曲走到哪里都是鸦雀无声,像瘟神一样令人害怕。这头山猪极为顽强,挨了几枪还是拼命反抗,惹得旱曲性起,大喊一声冲上去挥刀就刺,正中心窝,鲜血“噗”的一声喷出来,山猪哀号了几声终于倒下了。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枪声,仆人来报说山下两支队伍打起来了,有一支穿着很破旧的队伍听说叫什么红军的正向山里退来,老爷叫赶快回去。旱曲急忙让手下抬上山猪回去守卫山寨。    吉诺寨头人的家里。红军女医生救活了已经昏迷两天的头人的女人,头人一家无比欢喜,女儿真娜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见人就合十作揖,感谢真神。没黑没白和他们一起忙着,快活得像只百灵鸟一样。  红军要走了,有一批重伤员没法带走,经与吉诺寨头人协商,头人同意让他们留在寨里养伤。余生被留在了头人家里。真娜已经从医生那里学会了一般的护理,红军走后,余生和伤员们都靠真娜护理,照顾的非常好。余生高挑身材,棱角分明的方脸庞,一笑起来两眼眯缝着,透着那么亲切和蔼。没事的时候,真娜喜欢听余生讲红军的故事,讲一些革命的道理,虽然有很多不明白,但是她越听越入迷。常常瞪大眼睛赞叹地问:“天哪,真有这样的事么?”余生还在精神好的时候教会了真娜好多汉字。她常常痴呆呆的看着余生,想着心事:“余生和我差不多大,他怎么就知道这么多事呢?这么好的人怎么竟被称作匪呢?他是汉人,我能嫁给他么?我要是嫁给他,父母会同意么?老乡们会怎么看?”日久生情,慢慢的,真娜对余生是越来越喜欢了。这天真娜给余生换药时,问余生:“等你伤好了不走行么?”余生说:“不行啊,我们还得找部队去啊!”“你就不能留下来么?”“干嘛非让我留下来啊?”山里的姑娘虽然没有那么多禁忌,可这毕竟不是女孩子可以直接说的事,真娜有些害羞的迟疑着:“我……我就直说了吧!你看我爸就我一个女儿,我也不想嫁到外面去,你留下来吧!”余生非常感激真娜对他的真情,但想到队伍的纪律,还是不能随便答应她,于是说:“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啊,这要我们首长批准才行啊!”“怎么娶媳妇还要首长批准?我们这里都是父母给定亲的。你父母不在身边,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我们部队是有纪律的,以后再说吧。”不过真娜对余生照顾得更细致入微了,两颗年轻火热的心靠得越来越近了。她经常哼着山歌,不停的忙着,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她觉得天更蓝了,山更青了,生活变得更美好了。    这天莫度寨头人带着儿子旱曲,抬着许多珠宝山珍上门来求亲。吉诺寨头人只有这一个女儿,虽说可以替女儿做主,但还是想听听女儿的意见。真娜一听直摇头,说:“我现在还不想嫁。”转身回了房。莫度寨头人的脸一下子拉长了,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吉诺寨头人马上把他让到客房里喝茶,自己想去和女儿商量一番。  刚到女儿房外,就听旱曲正在女儿房里说:“真娜,你答应嫁给我,我会让你享不尽荣华富贵的。”“不,我现在还不想嫁人。”这时隔壁的余生正好醒来,叫了一声“真娜”,旱曲一听立刻火冒三丈:“谁这么大胆,敢直呼小姐的名字,真是没教养!我替你教训教训他!”说着抽出腰间的刀来,转身向隔壁房子闯去。真娜急喊:“你别去……”已经拦不住了。守卫的家丁想拦住旱曲,却被他一刀砍倒在地。旱曲闯进屋里一看,一位汉人躺在床上,正挣扎着想起来。旱曲大叫道:“原来你家里藏着汉人,是前些日子过去的共匪留下的伤员吧?你们真大胆,这可是灭门的祸啊!让我杀了他吧!”说着挥刀向余生砍去。余生本能的身子往里一歪,旱曲的刀正好砍在肩膀上,鲜血立刻喷涌出来。真娜这时追过来了,看到这情景十分生气,拦住旱曲怒喝道:“旱曲,你为什么要伤我的客人?你快出去!”“真娜,你竟然护着他?你是我的人,你该听我的,留下他是个祸害!”“我就是要护着他,就是不许你伤害他!你是头人的孩子,我也是头人的孩子,你凭什么管我?”“凭我要娶你!”“我不嫁!”“难道你喜欢上了他?”“你管不着!”“哼!你这是在自作孽,不信走着瞧有你好看的!”说完气哼哼的走了。莫度寨头人也不辞而别。    吉诺头人急得直搓手:“孩子啊,你得罪了他可不得了啊,他父亲和土司衙门及大军都有交情,他们是不会放过咱们的。这可怎么办啊?”商量来商量去,头人说:“我看除了那两个重伤员外,其他人的伤也好多了,还是送他们走吧!那两个重的不行先藏到后山的山洞里。”余生点点头说:“不能连累你们,就这么办吧。”吉诺头人派人把两位重伤员送到后山,藏在山洞里。真娜给余生包扎好肩膀上的伤,又给他们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把他们扶上马背,然后自己跳上马抱着余生的腰,带领他们往后山飞奔而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翻过了山梁。真娜望望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山峰,也不知道该让余生他们往哪里去。她跳下马来,问余生:“你觉得自己能骑马么?”余生说:“可以,这些日子你照顾的这么好,我们的伤已经好多了,我要不是肩膀挨这一下……你放心吧,我能行!”“队伍不是往西就是往北去了,你们快走吧,不然被旱曲或者是大军追上就麻烦了!”“我走了你怎么办?”“没事,我不怕他!大不了和他撕破脸干!”“好吧,真娜你多保重,只要不死,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说完带着大家打马向北跑去。几个月的相处,虽然非常喜欢余生,但因为天天在一起也没觉得什么,如今眼见喜爱的人要走了,很可能从此就是生离死别,怎不叫真娜肝肠寸断!她撕心裂肺的喊了声“余生……”余生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听到真娜伤心的喊声,勒马又跑了回来,递给真娜一颗红五星:“这是我帽子上的红五星,留给你吧!”真娜接过红五星,紧紧的捧在手里放在胸口,许久许久。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摘下脖子上的银锁,递给余生,哽咽着说:“这是我从小一直戴着的,送给你。一路保重,无论到哪里别忘了我!”余生接过银锁,强忍住泪水说:“真娜,只要不死,一定再见!”说完打马追大家去了。真娜站在山梁上,望着远去的余生,不停的喊着:“只要不死,一定再见!只要不死,一定再见!……”苍茫的暮色中,真娜那单薄的身躯在高高的山梁上越来越模糊,直到消融!    十几年后。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涤荡着中国大地上的腐朽势力,全国很快就要解放了。  余生带着他的队伍来到达朗山一带剿匪。一到山里,余生就急忙向山民们打听真娜的消息,有的说当年吉诺寨头人被莫度头人逼死了,真娜也不知去向了;有的说真娜被旱曲抢到家里去了;还有的说真娜从旱曲家里逃出来到山里当了土匪……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听几个地方上的同志闲谈,说是听老乡们说,深山里有一伙土匪很不寻常,从来不祸害山民,专门与土司和国民党军作对,听说他们的首领还是个女的,胸口好像还绣着一个红字,有的说是红五星。余生一听心里猛地一紧:“该不是真娜吧?”  余生立刻向首长要求亲自进山寻找,首长批准了他的请求,并派给他一个班。他们在深山里找了将近一个月,不知是被其他部队剿灭了还是溃散了,连个土匪的影子也没见到,只打听到了几种传说:有一个老猎人说,他们前几年和国民党军打过一仗,被打散了,据说是被困死在山里了;一位马帮的头领说,他们觉着当土匪没有什么出路,就拿着积攒的钱财随一支外国的商队走了;还有一位占卜师说,他们都成了神,是大山里的山神,永远保佑着这里的人们……  余生手捧银锁,向着大山祷告:亲爱的真娜啊,但愿你真的成了万民敬仰的山神!  后来,余生带部队去了海南岛,就再也没能到达朗山来。  那只银锁,余生却一直当宝贝珍藏着。   (2010.10据老人讲述创作,2012.12修改)     共 30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逆行射精的原因是什么
黑龙江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神奇关中

下一页:美年华单一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