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音灵魂谷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那是大前年的深冬。我因为事业无成,百无聊赖下便开始浪迹天涯。回到故乡,在亲戚的安排下在一个偏远地区做着一名小小的保安。除了钱少外还极闲,

那是大前年的深冬。我因为事业无成,百无聊赖下便开始浪迹天涯。回到故乡,在亲戚的安排下在一个偏远地区做着一名小小的保安。除了钱少外还极闲,闲的我差些望穿秋水,遁入空门。  三月后我终因那点儿时的志向,鼓着勇气向亲戚提出辞职。我对未来的规划是——创立“精武门”!收徒万千!成一代宗师!这源自于五年的少林寺生活和十年的武侠梦。  我那亲戚看完离职报告后,用他那短胖的手拍着我的肩膀道:“小伙子,好样的,有理想,有报复,很好,不过……”他表情渐阴险起来,我是见识过这种表情的。上一次露面就扣了我半月工资。  “不过什么?”我紧张的问。  他点了一根烟,也不着急回答。等到烟吸了一半才悠悠的说:“不过我这里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你去做。”  ”天下间,竟然有比我创立精武门还重要的事情?然而这厮向来是害我的,我不可不提防。”我想,但我不当面质问他,因为工资在他手上,我十分谨慎。  “什么事?”我说。  “事情说大也不是很大,只是上面有封邮件下来。要找一个智慧和能力都超群的人来完成一次伟大的任务。我观摩公司上下,若论智慧和美貌,英雄和侠义只有——伟大的呆瓜您才能胜任了。”他用肥胖的食指指着天花板,他说的上面就是董事长。这厮每次逃避做错事,就手指天花板说是上面交代的。  我对自己的美貌和智慧向来是不予否认的,谁会否认上天赋予自己的基本构造呢?  ——然而我的心肝“扑通,扑通”地跳跃着,竟因他的夸奖而高兴。  “那么,总经理,你要我去做什么呢”我昂首挺胸,忽觉的自己身影高大了许多。  “嗯,很好”他看到我的身姿,这么夸奖我。然后又抽了一口烟。  说道:“呆瓜,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们去琵琶山仙人洞游玩吗?”  “记得”我回答十分肯定。  “很好”他说,“但这次的任务不是要你去仙人洞,而是要去仙人洞后面的灵魂谷,去找一只千年灵芝。顺便带上我们董事长的女儿。”  我吃惊的从地上跳起来:“你说什么,要我去灵魂谷?还要我带个人?我不去,我拒绝。”  “呆瓜,可是董事长的女儿哦,好机会的。”  “董事长的女儿也不去,灵魂谷去了就回不来了?”我激动的问他,“你明明知道灵魂谷是上古时代留下来的密境,连世界上的卫星都拍不到那里。到现在进去的人就没一个出来,居然叫我去”。混蛋,我心里骂道。  “但这次你是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呆瓜你可别忘了,我有你的裸照。”他厚颜无耻的坐到老爷椅上抽着烟,眯着眼睛笑,仿佛胜券在握。  “裸照!他怎么会有我的裸照。如果他将这裸照发布到网站上去,那我呆瓜的一世英名岂不要全毁掉。我美丽的婚姻,我伟大的理想,我美好的人生。”我越想越觉得恐慌。  冷汗从我的额头上留下来。周围如死似的寂静。  经过我几番深思,认为男子汉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贞操不可失。  “我答应你”我恨恨道,“但是,完成任务后,你必需把裸照还给我,还得补发我半年工资。”  “好的,一言为定”这厮从椅子上跳起来,“倒时不仅把裸照还给你,还给你发全年薪。”    三天后,天空蔚蓝,大地秋风飒飒。苍老的榕树落了几片枯叶,斑驳树荫下有只土狗在打盹。  那厮说董事长女儿九点到。为表示尊敬要我早点来等,我从早上四点等到现在,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还不见人影。  “董事长的女儿就这么没素质吗,要别人等她五六个小时吗?”我心理发狠地想。  然而想又有何用,我得行动起来。于是我离了公司门口。既然等不到人,就让人来找我。我带着怒气急匆匆朝拐角处走去,回我的树屋。  正当我疾步驱前时,一个熟悉的女孩叫住了我:“呆头,你要去那里。”  是保洁阿姨的独生女小樱。  “回去,等一个人等了一早上,现在还没到。”  “等谁”  “董事长的女儿”  她跑到我面前来,诡笑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你知道我小学还没毕业的,这些文绉绉的话我听不懂。”我挠挠后脑勺。  “笨呐,我就是你要找的董事长的女儿。”  “别开玩笑了小樱,我心烦着呢。”  “嗯……”她歪着头想,“该怎么跟你解释呢,”她侧着头,在地上转了三圈,“哎呀,跟你解释你也不懂,总之解释起来很麻烦就是了。你只要知道我是董事长的女儿就好了,明白吗?”  “不明白”我使劲摇晃脑袋。一件我不明白的事,如何能让我明白呢。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我是谁?”  “小樱”  “好,你只要知道我是小樱就好,从今天开始,你要带我去灵魂谷。明白吗?”  “这个明白,不过,小樱你要去灵魂谷干嘛,那地方去了不准就回不来了。”  “嗯……”她又歪着头想,“总之你带我去就好了,跟你解释你也不明白,明白吗?”  “你既然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又问我明白吗,是要我明白呢,还是不明白?”我觉得我更晕了。  “我是想你不明白所以才不问你明不明白,那是因为不想你不明不白,明白吗?”  “不明白。”  “哎,对你的智商彻底无语。”小樱叹气的直摇头。甩着两只藕臂,“走,去你的树屋。”  晚上八点,树屋里。我和小樱将草席铺在地上。打开卫星地图。  “呆头你以前去过灵魂谷,是……到里面了吗”她先用黑笔在地图上画直线,“我是说到这片云层下面的中心。”现在她又用笔在中间不断画圈圈。  “中间去没去过我也忘了”我指着云层靠外围地方,“这里有条逆流溪,进中间的灵魂谷必需经过这里。我在逆流溪里被水呛着了,等醒来时我在一个深潭中央的小岛上。”  “小岛上,那个小岛多大。”她变得激动起来。  我想了想,张开双臂:“是这么大。”  “这么大?”她也张开双臂,明显没我的臂展长。  “是这么大。”我在用力的把手往外伸。  “唉,算了,你就只说那岛有多大吧。长多少米,宽多少米。或者半径是多少”  “长?米?半径?什么是米?半径啊”我问,我觉得她再讲一门我完全不懂的外语。  “算啦,算啦,被你气死啦。你真是笨到家了,难怪人家都叫你呆头。”  “可是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美貌与智慧并存,英雄与侠义的化身诶”每当说这话时我都会热血沸腾,我希望小樱能认真的听我说。可是她叹息一声就躺在我的床上睡着了。  “小樱,你不回去睡觉吗?”  “回不去啦。我现在身份暴露了。一回去就来不了啦。”她将被子一滚,把自己滚成春卷。    翌日,阳光灿烂。有几声猫的惊吓叫从屋顶传来。  “啊!呆头,你怎么躲在浴缸里睡觉”  “我昨晚没地方睡,大厅的风又大又冷,所以我就躲到卫生间来,这里比外面睡的舒服多了。”  “对不起!我忘了你就一张床的。”小樱道歉。我觉得现在的小樱好可爱。  “本来就该把床让给你睡,总不能我睡床你睡浴缸吧。”我觉得小樱的想法好奇怪。把床让给女生睡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有时我常常弄不懂社会上一些人的想法。  “呆头,你真是大好人。”  “呵呵呵呵呵!”我喜欢别人夸奖我。  “傻笑什么。”  “你夸奖我啊。”  大概十点多时,小樱偷偷回去把洗簌用品和换洗的衣服拿来。  “呆头,去灵魂谷都要带些什么东西。”  “什么都不要带。”  “吃的呢,喝的水总该要吧。”小樱打开行李箱,在挑拣衣服,“我也不喜欢带太多的东西,带来带去太麻烦,就选几件衣服好了。”  “不行的小樱,去灵魂谷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外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带。”  “为什麽”她又睁着那双大眼睛看我。  “会破坏那里的环境。”我取出一张白纸,“你看,如果我手不干净,那么压到纸上肯定会留下痕迹,那么纸就不白了。”  “牙膏也不能带吗,早上醒来总要刷牙。”  “不行,任何东西都不能带,我们进去的时候还要把鞋底清洗干净。”  “也是因为会破坏那里的环境吗”  “嗯……”  “呆头,你好像不笨。我听说现在去一些国家也要例行安检,据说也是为了防止当地的环境遭到破坏。”  “我本来就不笨嘛。我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我又感觉到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然而小樱又没听我讲,在浴室换衣服。出来时已是紧身的淡蓝色牛仔衣牛仔裤,里面套着白色T恤,将头发绑成马尾。  “我这样穿合适不?”  “随便怎么穿都可以。不过别穿高跟鞋就行。”  下午一点的时候我们便出发,从工厂的后山爬上去。山坡上有个养猪场。  “是猪,是猪,呆头你看是猪耶。”小樱爬到猪圈边,“给你白菜吃,吃的白白胖胖的。”  “吃的白白胖胖的就要宰了”我说。  “为什么?”  “猪不就这样吗”  “那就不吃了”她把猪圈边的白菜拿回来。  “不吃就得饿死”  “吃得死,不吃也得死,猪猪好可怜。”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自由,如果。。”我举起一块大石将猪圈砸出个缺口,“这样他们能出来就不会被宰了”  很快几只猪争抢着从缺口里跑出来,钻到山林里消失的无形无踪了。  “呆头,你这样做农场主会答应吗”  “不会——”我说,话还未落地,肥胖的农场主尖叫的从铁皮屋里冲出来。  “谁!谁!谁砸了我的猪圈。”她看到我们,“你两个别跑。敢砸老娘的猪窝。扒你的皮!”  我大喊:“小樱快跑——”  我们在将近山顶的地方停下,这里有个休息亭。名曰:望月亭。  “哈哈哈哈”小樱躺在椅子笑的曲卷身子。  “人和猪一样,都需要自由。”  “我明白了,明白了”她还在笑。于是我便不说话了。  她笑停了,眼角还挂着眼泪,坐直身子开口道:“谢谢你,呆头。”  我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你哭了?”  “没有,是高兴。”她把脸扭到山的一边揩眼泪,“没哭,只是想到一些事情——如果没有自由人和猪有什么区别。”  “从这里往上走过了一颗榕树就有座寺庙,名叫半山寺。我们可以到那里过夜。”  “好”她拉着我的衣领,“那就快点走吧,要不那个农场主就追上来了。”  “她追不上来的,她太胖了。”我说。    寺庙里只有一个修行的如枯柴的老僧。他不拜佛,不烧香,不敲钟,不念经,不说话。他每天工作就是在大殿放一盘水果和坐一个早上。他从没抬头看我们。他就像棵会移动的老槐树。  晚上,我们在大殿的角落铺上稻草,再铺上破旧的草席。  小樱侧身躺着,天上的月光从坍塌的墙角泄进大殿。有只蜘蛛在结网。  “呆头,老和尚是聋哑人吗,怎么都不看我们,叫他也不应。”  “他在赎罪。”  “赎罪?他是不是做了很多错事,可这样也还不净呀。”  “不是的,他欠的人都去世了。”我说。  “那债还的了吗?”  “债人死了可他没死。”  “不明白。”  “你还记得五年前反击战吗?他是反击战的老兵,家就在边境的山区。他们的陆军师在前线五战五捷。不料后方被敌军偷袭,他的妻子和女儿还有全村的人都被敌军枪杀了。他原以为只要去当兵就能保护她们——”我把双手枕在后脑勺,“所以他现在在赎罪,为他的妻子女儿还有全村的人。”  “这不是他的错。”  “战争一开始,村里就在周围五里地架起哨岗。那天刚好轮到他家值班,因为他去当兵了就由他妻子放哨。战争开始到那时都没发生过事情,所以才会让妇女的去值班。刚好那天她女儿发高烧。她以为没什么事,就留在家里。谁知那天敌军突袭,有些人还在睡梦中就被杀了。他觉得都是他的错,他无法原谅自己。”  “天有不测风云。”  “得知消息后他从前线赶回来,抱着妻子和女儿的遗体哭了七天七夜。从此以后就没说过话。来了这半山寺出家了。”  小樱将身子转向墙壁,曲卷成一团。  清晨的软风从门缝溜进大殿,山雀跳进土墙断裂的缺口,在屋梁上唧唧鸣叫。  我和小樱沿着门外的小路绕到山阴。  “这里就是仙人洞吗?”  眼前是个被枯藤缠绕洞口,两边有几颗香蕉树。  “对,从这进去。就到灵魂谷。”  我牵着小樱的手,扒开枯藤。洞里碎石磊磊,阴风阵阵。  “有点恐怖哦。”  “你若害怕把眼睛闭上,我给你带路。”  “可是你说的哦,我真的闭上眼睛了,如果把我带摔倒你就得背我。”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我们在一个水潭边停下,水潭的上面有个天然的洞口,阳光从那里照射进来,洞壁上有许多藤条。  “从这里爬上去”我指着蔓藤。  “这么高!”  “嗯,你爬不上去,我背你。”  “我又不是弱女子,我自己能行。”  虽然小樱很自信。但还是费了许多力气。从洞口出来坏坏笑着要我背。刚走两步又要求下来,她把鞋脱掉在草地上迎风奔跑,她说,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共 1752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异位的临床表现
昆明癫痫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