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武图 第八百七十六章 一群老狐狸

2020/01/17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神武图 第八百七十六章 一群老狐狸断头山原本复杂的局面,随着神虚子、痴道士、以及鬼帝的加入,又变得更加混乱,甚至敌我难辨。()不过

神武图 第八百七十六章 一群老狐狸

断头山原本复杂的局面,随着神虚子、痴道士、以及鬼帝的加入,又变得更加混乱,甚至敌我难辨。()

不过枫归来却松了口气,因为神虚子等人的出现,妖帝终于放开了甯惜然,只是他想冲上去救人的时候,却又被战北疆拦了下来。

眼下局势不明,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不在他们的掌控中,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按兵不动,龟缩在大阵里静观其变。

短暂的对视之后,妖帝率先开口道:“几位,好久不见啊!”

一句无关痛痒的废话,却透着一丝深意,主要是妖帝的眼神,在神虚子看来,似乎已经洞悉一切?

“妖帝,确实好久不见,老道不会耽误了你的大事吧?”神虚子试探道。

面对这只老狐狸,神虚子心里一百个警惕,如今对方道韵凝实,修为如浩瀚星空,深不可测,令他大为忌惮。显然,妖帝的实力更胜于他,也强过在场的所有人!

神虚子作出判断,而且也看出,妖帝正在和阵法下面的那些人僵持不下,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

而其他人也在衡量着别人的实力,还有互相之间的敌对关系。

妖帝深沉的目光扫过众人,他已经可以肯定,这里任何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联起手来,他也别想讨到好,不过如果能利用神虚子等人,断头山的大阵便顷刻间可破,眼下的僵局自然迎刃而解。

神虚子能看出妖帝遇到了麻烦,后者又岂能看不出前者的麻烦更大?

这些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没有一个是善类,双方一照面,便开始算计着如何利用对方,也算是心有灵犀了!

当然,算计的同时更要防着彼此,毕竟对方是什么尿性,他们心里能没有数吗?

一时间,气氛变得极为微妙,而妖帝面对神虚子的试探,不着痕迹的道:“我哪有什么大事,无非是随便看看,你们自便,我绝不插手。”

神虚子听罢,心里冷笑:如果我们两败俱伤,你肯定不会插手,可是打完之后呢?等你收拾残局吗?

这只老狐狸显然不好利用!

就在神虚子思索时,鬼帝也开口道:“我们只是路过,没想到会碰上老朋友,桀桀……你们继续,我们也绝不插手。”

鬼帝一招太极又打了回去,而妖帝笑只是而不语,看不出心中所想,自然像他这种心机,又怎么会把心思写在脸上?

三人不咸不淡地聊着没营养的话,可其中的试探和暗中交锋,已经来回几个回合。

不过现在最着急的,应该就是神虚子了,因为妖帝这种人,很可能隔岸观火,甚至落井下石,但他却只有借助妖帝的力量,才可能拿下痴道士,否则自保都是问题!

神虚子心思急转,索性直接试探道:“妖帝,看来你遇到点小麻烦?要不要你我联手?”

“好啊。”妖帝很干脆的道,不过说完之后,便没有下文了,似乎真的在等对方帮忙。

而神虚子就像看不出妖帝在装糊涂一样,反而感慨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我还能再次联手,也算是难得了!”

看起来,两人几句话便确立了盟友关系,只是这种结盟,谁都知道狗屁不是,而且神虚子说完之后,同样没有动手的意思,明显是光说不练,在等着妖帝表态。

不过另一边,鬼帝可不惯他的毛病,立刻讥讽道:“你确定老妖会跟一个自身难保的丧家犬联手?”

“呵……你有资格和我说这种话?”神虚子嗤笑道,眼中满是蔑视,以鬼帝现在的修为,自然不是他对手。

然而妖帝却像是被说动了,深以为然的道:“有道理,老鬼现在的实力也不弱,再加上你这个分身,和他们联手的话,应该要省很多力气。”

妖帝眼中带着戏虐,和鬼帝你一言我一语的,便把神虚子的牌面给拆穿了。

但神虚子是何等人物,岂能看不出对方的攻心之计,他当即不怒反笑道:“也罢,妖帝如果已有选择,也没人能左右,你想怎么样,只管请了!”

神虚子倒是很光棍,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就算是妖、鬼二帝联手,他仍是无所谓的样子。

在这场博弈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都想看穿对方的底牌,将自己的利益放到最大。

而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痴道士突然开口道:“这里还有一位,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魔祖,何不过来一叙?”

魔祖?!

都快变成吃瓜群众的天暮盟众人,立刻四下望去,魔祖在哪?真的来了吗?这是妖魔鬼怪全都凑齐的节奏啊?

等等,难道是……那个人?

在场之众,哪怕不入帝境,也无一是弱者,而他们都见过魔祖的分神,也就是在武者之路出现的田伯,所以对魔祖的气息多少有些熟悉,被痴道士这么一提醒,立刻便想到了一个人,陆丞君!

有的人已经想到,难怪陆丞出手的时候,既不像他以前,又有些似曾相识,原来他是魔祖……不,应该是夺舍陆丞君的魔祖!

一瞬间,很多人都恍然大悟,目光齐齐扫向陆丞。

这时候,陆丞也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望着痴道士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分身能变成你这样,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痴道士淡淡道:“修为到了帝境,甘愿放弃大道,选择夺舍,应该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气氛一下子变了,二者的对话中,已然透出针锋相对的味道。不是痴道士托大,非要在局面不明的时候,揭穿魔祖的身份,而正是局面不明,才必须把魔祖逼出来,因为任何人都有可能结盟,唯有魔祖,绝对不可能!

可以说最近这十多年的时间,痴道士和魔祖已经交手不下十次,若算上暗中的较量,更是数不胜数!

其实原因很简单,一个要保洛赢,一个要把洛赢炼成魔体,就从洛赢还是小武者的时候,这两人的梁子,便已经结下了!

合肥长淮医院电话多少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预约挂号
子宫衰老能治好吗
安徽治牛皮癣疗法
汕头割包皮过长什么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