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封印王 第二十二章 封印师进阶大会

2019/10/13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封印王 第二十二章 封印师进阶大会xiǎo多不明所以,张第纵却是大惊失色,问道:“此话当真?封天竟将那圣者遗物拿来当奖品?”朱立思

封印王 第二十二章 封印师进阶大会

xiǎo多不明所以,张第纵却是大惊失色,问道:“此话当真?封天竟将那圣者遗物拿来当奖品?”

朱立思笑着,diǎn了diǎn头:“千真万确,具体我不方便多説,届时自有分晓,我这里提前知会各位一声,免得到时候你们惊讶之下乱了方寸。”

张第纵眉头深锁,似乎有什么想不通的事,道:“好,如若是真的,这次的大会可真会变得难以捉摸了。”

朱立思赞许的看了张第纵一眼,道:“不错。”继而一举酒杯:“张兄,天色不早了。今日就到这里吧,早diǎn休息。”

张第纵也干完杯中酒,打了声招呼,跟xiǎo多扶着早已醉倒的叶临,带着光焰xiǎo多,问店家要了一间房间,自去休息了。

待三人离席,朱破军一拍酒桌,大神嘟囔着:“真是三个没有礼数的xiǎo子。立思你也是,为何要邀这三人入席?竟还将那圣者遗物的消息告知他们!”

朱立思微笑着,不紧不慢地説:“四叔,不要生气。我原本也未曾想着邀请他们,这一切都是五爷爷的意思。”

朱破军一惊,看向那红衣老者道:“五伯,您这是何意?”

那被称作五伯的红衣老者席间一直未曾説话,看着就似一个快要睡着的普通老头般,眼皮低垂,昏昏欲睡。此刻却忽的双眼一睁,眼中露出异样的神采,看上去精神矍铄,浑不似刚才那副样子。只听他説道:“这三个xiǎo子,除去那个叫xiǎo多的,另外两个可大有来历啊。”

朱破军道:“来历?不就是叶家的那个废物吗?虽然现在有了封印兽,看上去dǐng多也就是个五级封印师罢了。再説,他早已被叶家排挤,挂了个大公子的名,以后还不是被赶出家门的命?”

红衣老者长笑三声:“哈哈哈,五级封印师对我们这种世家寻常子弟来讲虽然算不得什么,不过对这个xiǎo子来説,已经可以説得上是奇迹一般了。当年我也曾去过叶家,亲手查看过这个叶临,他并未继承到家族的天印者能力,也毫无封印师修习的资质,体内土系封印力乱七八糟,也不知道叶老鬼用了多少财力物力,才强行让他成为封印师,嘿嘿,听説现在叶家的继承者换了别人,不过叶老鬼的脾气我懂,他对这个孙子可是宝贝爱惜的紧,以后叶家的继承者到底是谁,还真难説。”

红衣老者説完叶临,停顿片刻,继续説着:“至于那个叫张第纵的,若是我看的不错,应该是封天的人!”

“什么!”众人一惊,朱立思问道:“五爷爷是怎么看出来的?”

红衣老者放低声音,轻声道:“五年前封天邀天印诸门派家族,共讨黑渊之时,在宝石胡终战前,我曾偶然见过那天猎一次。”

朱破军惊呼道:“封天之主——天猎?”

红衣老者一diǎn头,道:“不错,正是那封天盟主,号称‘猎天者’的天猎,自星无墨后接近成为封印王的男人。那一次机遇太过巧合,我也不便多説。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在天猎身边有个xiǎo孩,是他关门弟子,就是这张第纵!”

朱立思站起身来,道:“那刚刚不是太过怠慢了?这可如何是好,想不到竟是猎天者的弟子,这,这……”红衣老者一摆手:“立思莫慌。他既然没有表露身份,我们就以寻常姿态对之,只是尽量要与其搞好关系。这叶家的xiǎo子与猎天者的弟子走在一起,哼哼,想来叶家以后的家主争夺定是十分精彩啊。”

朱立思道:“五爷爷,这样一来,岂不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十分强大的盟友?但为何刚刚我説出圣者遗物时,这张第纵反应如此之大?按理来説,他应该更清楚封天内部的事情才是。”

红衣老者道:“当今之计,唯有边走边看。立思,破军,你们记住,近切莫再与他人轻易起冲突。江家老五这次都出来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不世出的老怪来趟这次的浑水,一切xiǎo心为上。”

朱立思diǎn头道:“不错。更加想不通的是那江家竟然攀上了彩虹霓裳宫,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

“如今各方势力云集紫雷国,只是这xiǎoxiǎo的雷霆城中就这么波谲云诡,一个不xiǎo心当心阴沟里翻了船。”

“谨遵五爷爷教诲。”

且不提这边朱立思一群人,xiǎo多和张第纵扶着叶临来到三楼客房,两人将叶临安置在床上,盖好被子,xiǎo乖守在主人身边,见主人安睡,自己去角落里光焰趴着的地方躺下,跟着睡去了。

xiǎo多笑骂一声:“这蠢狗,倒知道找地方。”原来光焰一紧房间,就自己去寻了靠近火盆的角落,还不知从哪叼了块毯子铺在那处,怡然自得地趴下了。

这房间够大,有三张床,刚好够三人一人一张。张第纵见叶临睡去,走到窗户旁边,稍稍打开了一diǎn窗子。

萤石所制的窗子一被打开,风雨之声立时入屋,室内温度陡降。光焰不满地嘟囔了一声,缩了缩身子。张第纵见状一笑,重新将窗子关上,找来一张凳子,坐在窗前,透过萤石看着窗外这一片苍茫暴雨下的雷霆城。

xiǎo多也搬来一张凳子,靠着张第纵而坐,见他痴迷地盯着窗外,有一肚子话想问也都咽了回去,看着窗外雨diǎn噼里啪啦地打在萤石上,一时间倒是有些别样安谧的感觉。过了不知道多久,张第纵忽的出口问他:“xiǎo多,你知道玻璃吗?”

xiǎo多摇头:“没听过。”

张第纵指着窗子:“你看窗子上的萤石,在我的家乡就被称为玻璃。”

xiǎo多看了看窗子,道:“张大哥家乡在哪里?好像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经常听你説些奇怪的词。”

张第纵一笑:“太远了,估计这辈子是回不去了。”

xiǎo多道:“总有办法回去的。”

张第纵道:“希望如此。”

xiǎo多见话匣子打开了,当即追问道:“张大哥,这封印师进阶大会不是评定封印师等级的吗?你们説的奖励、终盛会、圣者遗物又都是怎么回事?”

张第纵正欲回答,忽的一低头看向手腕,xiǎo多也跟着看去,忽的惊咦一声,只见张第纵手腕上原本挂着的那个白色手环,此刻一阵蠕动,顺着他的手臂,爬到肩膀上,竟是一条白色的xiǎo蛇。那xiǎo蛇趴在张第纵肩膀上,吐着信子,看上去似乎还十分虚弱,但却盯着xiǎo多,隐隐露出了敌意。

张第纵摸了摸xiǎo蛇的头,那xiǎo蛇似是累了,又回到他手腕处,头尾相衔,又变作手链模样。张第纵看着xiǎo多,道:“这是我在那水月亮森林里收的封印兽,是一条黑龙蟒。”

xiǎo多心中咯噔一声,暗道:“看这身形还是刚从蛇卵里孵化出来的,莫不是我和光焰杀掉的那条黑龙蟒的后代?”他心下一转,道:“啊!应该是了,敢问张大哥,你这封印兽可是刚从蛇蛋中孵化而出?而那成年黑龙蟒是不是死在了水月亮湖边?”

张第纵diǎndiǎn头,xiǎo多见他diǎn头,接着道:“那就是了。那一夜,我带着光焰路过水月亮湖,哪知正好惊了这黑龙蟒,无奈之下只得将其击杀。刚刚你这封印兽对我似有敌意,应该是隐约感受到了是我杀的她母亲。”

张第纵道:“不错,我却是在那成年黑龙蟒尸体中发现的这枚蛇蛋,想不到竟是你杀的,也是难得。产卵中的黑龙蟒

,性情极端狂躁,遇到外地入侵,会不论来者立马展开攻击,而且其实力少説也相当于一个四级的封印师了,竟被你给杀了,真是英雄出少年。”

xiǎo多正欲説些什么,张第纵又问道:“我在那红玉山上看到了一座墓,可是你立的?”

xiǎo多diǎn头道:“不错,那人可是金马?”

张第纵diǎn了diǎn头,xiǎo多接道:“那就是了。他是我师傅。哎,其实説起来我这师傅也是命苦,我们去那红玉山参拜,想一睹星无墨前辈战斗过的地方,想不到竟然惹出了那什么红玉山的守山神兽红玉兽,师傅临死之前拼命将那红玉兽赶走,救了我一命,哎……”

张第纵听了微微皱眉,暗道:“莫不是正好重名?他师傅也正好叫金马?算了,不去管他了。”

“你师傅有你这么一个徒弟,在天之灵也该瞑目了。”

xiǎo多心中一笑:“怕是死不瞑目了,不过关我什么事。”嘴中却道:“不错,师傅教我封印术,虽然xiǎo多学艺不精,但是终究不敢忘记师傅大恩大德,誓要完成师傅的遗愿,成为封印王!”他心中暗道:“便宜师傅,你就给我一个借口好了,反正我的目标也是封印王,这样总算有个説辞。”

张第纵哑然失笑:“成为封印王?xiǎo多,你可真敢想的,你知道封印王意味着什么吗?”

xiǎo多眨巴着眼睛:“强厉害的封印师!”

张第纵摇摇头又diǎndiǎn头:“这么説也不是不对,不过,想要成为封印王可不是光成为强封印师就行的。哎,你还xiǎo,以后自然就明白了。”

“既然你刚刚提到了封印师进阶大会,我就来解释一下吧。关于这大会,你以前没有听闻过吗?”

xiǎo多摇摇头,道:“我与师傅一直住在乡下,他也没告诉过我。只知道想成为封印师,就要来参加这封印师进阶大会。”

张第纵diǎndiǎn头道:“既然如此,我就给你讲讲。这封印师进阶大会,是由封天举办,每三年一次,在大陆各个国家轮流举办。每次大会时间都要进行约莫二十天左右,前七天是进阶评定,将统一在指定地diǎn,由封天派专人,为各个封印师评定等级。为成为封印师的人,将参加封印师考试,通过的人将成为一级封印师。已经有了等级的封印师在不同的地方进行等级评定,通过评定的人将获得封天发放的等级认可证明。但这不是这场大会的重头戏。”

张第纵咳嗽一声道:“封印师进阶大会的重头戏在后面的十天。封天举办这大会的目的在于发现青年才俊,鼓励新人成长,所以立下规矩:凡是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皆可参加评定大会结束后的天印封印比试大会。这大会也被称作终盛会,到时候大陆各地的青年才俊都会参加,凡是夺得终盛会的,除了封天会给予丰厚的奖励,也会立马变成整个大陆的目光聚集所在,届时自有名门大派,各大国家会来找他,纳为己用!”

“至于这次的终奖励,听那朱立思所言,是那圣者遗物。据我所知,封天还从未将这么贵重的东西拿来当奖品,虽然前几届的奖品也很诱人,但这圣者遗物可是初代封印王传下的封印之兵,号称封印王的象征,每代封印王也都是得到了这圣者遗物才能够终被世人尊为封印王的。想不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封天竟然拿来当终盛会的奖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xiǎo多心中一颤,道:“封印王的象征?圣者遗物?原来还有这么个説法。”説完他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轻声却坚定地説着:“那我就要夺得这次终盛会的!”

北京治男科医院哪好
大连盆腔炎用什么治疗方法
黑龙江哪个医院牛皮癣专科
南京看早泄的医院
天津那个医院的男科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