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进非洲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沈阳信息港

导读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劳务输出与工程承包在非洲已形成相当规模。但国人如何在外拼搏奋斗,他们有些什么样的见闻和酸甜苦辣的经历?……人们恐怕是鲜有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劳务输出与工程承包在非洲已形成相当规模。但国人如何在外拼搏奋斗,他们有些什么样的见闻和酸甜苦辣的经历?……人们恐怕是鲜有听闻。  扎伊尔地处非洲中部,赤道横跨该国。那里的自然风光、气候条件、风土人情、政治与经济环境都与国内截然不同,回来后,我把在那里充满危险与离奇的工作经历写成纪实文学《走进非洲》,把在非洲惊险离奇的工作经历写出来,作为了解异域风土人情,了解中国人在非洲的一个小窗口,也可为眼下“走向非洲”的事业提供一点参考与借鉴。  机舱中的回忆  四川省林业厅应非洲森林工业公司之邀开发非洲扎伊尔森林,继派出技术劳务人员2年之后,1989又派出合作开发考察团赴扎伊尔。考察团一行六人由经验丰富的川南林业局局长徐承均为团长,经过充分的准备,从成都出发,经北京前往扎伊尔。我作为省林业厅负责商务、政策法规与社会调查的开发科负责人,亦随团参加了这次考察。  1989年11月底的北京已是雪花飘飘,在刺骨的寒风中我们登上了波音707,开始了飞赴非洲腹地扎伊尔考察的行程。  飞机平稳地起飞了。大地、山峦、田野渐渐消失在云层下,飞机穿过云层问西飞去。机舱外蓝天白云纯净辉煌,机舱内十分安宁宜人,此时的思绪就像一条没有羁绊的小河,尽情而缓慢地流淌  洽谈室内凉风习习,气氛和谐。非洲森林工业公司华裔老板卢鸿业和儿子卢依行,正就合作开发扎伊尔森林一事,与省林业厅付道政厅长、省林产公司总经黄安钺等人进行友好洽谈。卢老板讲,以前他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扎伊尔的教授。由于创办蒙博托大学有功,蒙博托总统赠送给他两片森林,共18.6万公顷。四川若能应邀与其合作开发这两片森林,一定会大有收益。这对于希望走出盆地,走向世界的四川林业来讲,无疑是一次机会,也是一个新的课题与挑战。对热带过熟林进行适度采伐,既有利于生态环境,又有利于当地经济的发展。而我们则可以把珍贵的非洲红木运往欧洲与日本市场。尽管这是对双方都十分有利的双赢合作,但我们也只有在派出人员实地考察后才能核实情况,双方很快就签署了考察协议。  飞机平稳地飞行着,思绪仍如行云流水般地流移,非洲这—块古老的黑色大陆与扎伊尔这个神秘未知的国度,在我们的心中展开了无尽的遐想……  初到金沙萨  旅行途中,我们曾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第斯亚贝巴逗留了两天。两天后我们又换乘埃航的波音707飞往扎伊尔。大约经3小时左右飞机飞临扎伊尔境内。从机窗俯看下面,但见四下郁郁葱葱,森林像一片无边无际的绿色海洋连绵不断。扎伊尔的森林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五十四,盛产世界闻名的乌木与红木。  飞机终于降落在扎伊尔首都金沙萨机场。小卢老板一行早已在机场外迎候我们。到了卢老板的锯木厂已是下午5点左右。趁卢老板张罗住宿时,徐局长抓紧时间召集大家开了一个短会;“从现在起,大家都要高度紧张地开始工作。一要对所开发森林的具体情况进行尽可能详细的考察;二要对合作伙伴深入了解;三要对扎伊尔的社会、政治、经济情况和民风民情进行考察。当初国内某省赴赞比亚开发森林,就是因为只注重了技术考察,忽视了对该国的社会考察,而导致开发失败。”这席话使我们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肩负的工作责任重大。  扎伊尔地处非洲腹地,赤道横跨该国。当时虽然已是12月,算是这里气候比较凉爽的季节了,但摄氏38度的气温仍使人感到酷热难当。这是—个奇特的国度;她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可是却把大片大片肥沃的土地荒芜着,她盛产钻石、铀矿、木材等等,资源异常丰富,但却长期缺乏开发;这里的黑人普遍不种庄稼,靠天然野生的木薯、面包树、香蕉、芒果、酒树为生。即便是在首都,所到之处也多给人一种原始、粗犷之感。听人讲,1970年,西德驻扎商务参赞坐在金沙萨市内河边钓鱼时,居然被河中突然跃起的鳄鱼拖入水中吃掉。  金沙萨高大的建筑极少,沿街都是一些低矮的住宅平房,商铺很少,街上行人稀少,然而在非常少见的公交车上却挤满了人,而且公交车后的保险杠上和车顶上都站着许多人,甚至还有人吊在两边的车窗上。市内到处都生长着茂盛的热带植物,奇花异草和高大的乔木随处可见,街边的树上跑动着许多一尺多长的野生的变色龙,当地人掐住小鳄鱼的头部沿街叫卖,空气中时时飘散着烤鱼的气味,这种烤的食人鱼面目狰狞,嘴大尾短,长牙锋利……  异域开发与合作的风险  在异国他乡投资,办企业,搞合作,除了摸清技术条件之外,在风险评估中,非常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该国的对外经济政策,政府信用与社会民情的风险,弄清该国银行的运营状况和合作伙伴的资信情况。  比如中国农业代表团在扎伊尔投资兴办的水稻种植项目就以失败而告终。该项目在立项考察时,只注意了该地的水肥条件和气象条件等技术因素,而忽略了考察当地的民风民情。结果项目搞起来之后,虽然水稻栽培长势非常好,但是当水稻成熟后,当地人成群结队地来偷盗,根本无法制止。  在扎伊尔,人们普遍不从事农业栽培,只是採摘自然生长的木薯、香蕉等植物为生,在他们的观念中,天地间生长的东西谁都可以拿,所以我们认为是在偷水稻,而他们认为拿取天地间的作物是天经地义的。我们非常清楚劳动所获的作物与自然生长的植物不是一回事,而他们认为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观念的冲突。这种冲突不是说说就可以解决的,当地政府也不可能在辽阔的稻田周围长期派警察守卫,而且警察面对成群结伙偷盗水稻的人也束手无策。所以中国水稻栽培项目搞了几年,虽然这里的气候和土壤条件十分适宜栽种水稻,但是终因无法解决偷盗问题而失败。  黑龙江天鹅公司开办天鹅湘菜馆的遭遇就更加令人匪夷所思。公司总经理董民生他们初到扎伊尔之时,见首都金沙萨没有一家中国餐馆,便决定开设一家湘菜馆。董总任命他的手下李铠为湘菜馆经理,经过紧张地筹备,餐馆开业了,生意非常好。可是不到一个月,来了两位税务官要收税。不是说外资服务企业头三年不收税吗?税务官说,不是,规定变了,要收税,收多少你们看着办。好,天鹅湘菜馆拿了一笔钱给他们,营业继续进行。可是不到一个星期,又来了两位税务官来收税,天鹅湘菜馆把收税发票给他们看,谁知这两个税务官说那两个税务官是假的,他们才是真的,说着还拿出证件来。中方与税务局联系,税务局也说是有此事。好,没有办法,天鹅湘菜馆又给这两位税务官拿了一笔钱,希望这种事就此打住。然而不到一星期,不出预料,又出现两名持有证件的税务官出现,理由相同,说前一批税官是假的,他们才是真的,不信你们去税务局问,这个税必须要缴。税务局的说法是:你们上次问的是谁,他怎样答复的我们不知道,总之这两个才是真的税务官。天鹅湘菜馆叫来警察,警察也说税务官是真的,税必须要缴。天鹅湘菜馆又缴了一笔冤枉钱。就在开业的短短一个多月中就来了三拨税务官,毫无悬念,今后还会有第四拨第五拨,以至无数的税务官登门,这以后生意怎么做?  在这种情况下,看来必须要在当地找一个靠山生意才能做下去。想来想去,决定找本巴将军做靠山。本巴将军是蒙博托总统的哥们,和他一起发动政变推翻前总统卢蒙巴,所以蒙博托给他可以不经过法庭审判就处置人的权力。  天鹅湘菜馆提议本巴将军入干股20%,也就是一分钱不出就享受20%的股份,年底按股分红,其余有关税收等经营政策方面的问题由本巴将军去协调。说白了就是由本巴将军罩着天鹅湘菜馆,按该国的法律正常经营。  与本巴将军的洽谈一拍即合,合作协议很快就写好了,本巴将军立马就签了字。  天鹅湘菜馆红红火火的生意继续做下去,果不其然,当地税务官又再次光临,说辞依然是:不管你以前缴没缴税,以前来的税务官都是假的,这次你湘菜馆必须得缴税。餐馆李经理这次有了底气,说:好!好!好!要多少都可以,税单你随便开。税务官听不懂语气和口气,尤其是经过翻译之后,更不明白李经理真正的意思,反而以为这次钓到大鱼了,可以狠狠地敲上一笔,税务官大笔一挥就是3000美元。这时湘菜馆的李经理拿出与本巴将军签署的协议和与本巴将军的合影给税务官看,请他到本巴将军那里去收钱。税务官一看脸色大变,连声道歉,立刻收拾东西走人。  生意从此顺当地经营下去,但是还有一个头痛的问题,扎伊尔货币贬值十分厉害,所有在该国经营的银行只有理论上的扎币兑换美元的比价,但是由于外汇奇缺,实际上都不兑换美元,不仅是兑换不了美元,连存进去的美元也取不出来,银行只把美元兑换成扎币给你。怎样把经营所得的扎币兑换成可以汇回国内的美元就成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好在可以出高价与航空公司兑换美元,所以天鹅湘菜馆每月都要去把餐馆的利润兑换成美元存放在自己的保险柜里。  一年时间很快就快过去了,正当大家准备迎接新年,盘点当年利润的时候,有一天突然闯进来一队手持冲锋枪的士兵,说是奉本巴将军的命令前来拿保险柜。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大家都很紧张,李经理连忙出来告诉领头的队长,不是一直在和本巴将军保持联系吗,说好盘点以后他拿20%的红利,协议上也是这么写的,怎么能把整个保险柜拿走呢?黑人队长根本不听解释,执意要抢走保险柜,在他的指挥下,黑人士兵都拿枪口对着餐馆中的工作人员。李经理一看事态严重,哪个士兵只要神经质地一扣扳机,一定会造成重大血案。他马上用无线对讲机向中国大使馆报告,商务参赞王枫不到十分钟就火速赶到现场。王参赞命令黑人队长把枪收起来,黑人队长看见大使馆的参赞来了,有些害怕,但是他更怕抢不到保险柜回去交不了差,所以犹犹豫豫不肯执行,王参赞厉色告诉他,如果今天出了血案,中国政府一定不会放过他。黑人队长吓得罗罗嗦嗦,进退两难,他命令黑人士兵枪口向上,不要对着人,但是就是不收枪。见此情况,王参赞决定去总统办公室协调解决这个危机事件。王参赞离开去总统府不久,黑人士兵开始动手抢保险柜,面对如此野蛮和不懂法制的合作伙伴,天鹅湘菜馆的李经理指挥员工把餐馆的冰柜、汽车、和一切经营物品搬到天鹅公司驻地。黑人士兵抢走了保险柜,天鹅公司员工搬走了在经营过程中购置起来的全部餐馆物品,通过总统办公室协调,本巴将军讲:他只要保险柜,其它干股所占的资产他不要了。合作不欢而散,不过总统办公室讲,以后如果出现违规收税,叫税务官直接找总统办公室要。于是天鹅湘菜馆另选经营地址,重新独资开业。  兵分两路  住在卢老板安排的临时住宿处,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就给住市内旅馆的小王打电话联系。这里的电话是手摇式的,可怎么摇也没有接线员接电话,正在纳闷,小卢老板告诉我们,这里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因为这里办什么事都得给小费,而接线员的工作却拿不到小费,所以一般不接电话。他们都是自己装电台,用无线电联系。说罢他带我去看他们的电台和天线。我们请他派车去接住在市内旅馆的三人过来,然后开始察看这个锯木厂:它有两台比利时产的带锯,一台意大利的圆盘锯和800平方米的厂房,2000平方米的板院,1000平方米的楞场,工厂有围墙,条件还不错。  吃过早饭,按照外事纪律,我们首先去中国驻扎伊尔大使馆报到。经参处的王枫参赞热情接见了我们。他向我们扼要介绍了扎伊尔的政治经济情况,并对非洲森林工业公司的情况作了详细介绍。使馆回来后,我们便与卢老板正式开始工作会谈。我们首先请卢老板提供他的森林、锯木厂的法律文件与文字资料,提出与我方合作的条件。  由于住宿不便,我们想到了在飞机上认识的黑龙江国际公司驻扎伊尔天鹅公司的董民生总经理。与他一联系上,他就非常爽快地邀请我们到他那里去住。天鹅公司的驻地在市内高级住宅区,是一座树荫与鲜花簇拥的小别墅。内部装有空调,一进去是比利时风格的小洒吧,吧台前有一个小舞池,中间还放了一张乒乓桌,两侧是卧室。此外,这里厨房、浴室也是应有尽有,后面还有一个长满巴西木的大院子。我们搬到这里真像是住进了天堂。  部分工作铺开后,徐局长决定兵分两路;由他带考察团的大部分人员立即进入林区实地考察;我和小王则留在金沙萨研究卢老板提供的资料,有疑问可立即向扎伊尔有关部门核实。首先要弄清林地的权属问题与扎伊尔有关开发森林的法律法规。  我和小王经过3天时间,终于摸清了如下情况:原来,卢老板的林地并非如他所说是蒙博托总统送他的,而是他自己租的,期限是25年,现在已经过了3年。扎国的法律规定:要采伐森林就必须建立锯木厂;只准出口不超过总采伐量百分之三十三的圆木,其余的必须经加工后才能出口;合资或外资公司的外方人员不能超过企业总人数的百分之十五。扎伊尔以此政策来保护资源和为国内人口提供就业机会,租用林地,根据不同的地块有不同的采伐量。如果连续3年完不成采伐量,政府有权收回林地。该国法律规定工业类外资企业5年免税,5年之后,森工企业的税收是营业额的5%。我和小王完成这些工作之后,立即动身飞往距金沙萨1000公里之外的赤道省省会姆班达卡。到那里后,我们又将乘快艇前往白孔基森林,与徐局长一行汇合。 共 1334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癫痫发作的诱因是什么
标签

上一页:爱的感觉2

下一页:冰梅